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一梦惊魂(巍澜)。

今天份的练笔。
短小精悍。

——————————————————

这天沈巍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跪在地上,动弹不得,大抵是在被拷问。只得抬头看赵云澜的背影。

赵云澜往前走了一步,靴子踩下溅起几滴污浊,“骗我的是不是你?”

沈巍睫毛自上而下,瞳仁漆黑不见底。自己已经无路可退,对赵云澜眼下知道什么已然通透,再这样下去就是弥天大谎。

原本便是,本心骗得了自己骗不了他。

于是他开口,“是。”咬字很轻,却清楚异常,当如泼墨飞溅,落入赵云澜心口一烫。

定神,赵云澜又是向前一踏,背着沈巍,仰着头,快速眨了几下眼,“是不是想独自担下一切,然后随这些宵小灰飞烟灭?”

沈巍低着头,忽然有点急切,抬头去看他,身上牵着锁链,哗啦响了一下。

是你把我从万数尘埃中捡起,宝贝似的捧在手心。

诚惶诚恐,只得将生死换你那山川长流不朽。

——好像和你比这些都是不够的。

沈巍沉默了长久,又开口,“是。”

——对的。

不够,所有的给你都不够。

话音绕梁袅袅入耳入心,举头三尺有神明怕是也能给他勾下来,赵云澜心里这样想着,心头为之一颤。

又是往前走了一步,赵云澜人已经到了门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堪堪最后凝神,第三次开口,“你是不是沈巍?”

沈巍似是一愣,呆呆地,抬着头看赵云澜。

屋子里很黑,地上还有污水,仅有一处的窗户落在门附近,窗外的光紧紧贴在赵云澜身上,寸步不离。

赵云澜缓缓转身,眼睛努力睁大,低头看向沈巍。

这哪里是对沈巍的拷问。

这一字一句是千斤坠,是五指山,压在赵云澜的心底,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你就看你做了什么好事!

你把他逼到什么地步了!

赵云澜眼圈渐渐红了。

——这分明是赵云澜自己对自己的凌迟。

沈巍看着光芒勾勒出赵云澜的脸部轮廓眼角线条,是那么悲伤,情不自禁缓缓站起身,锁链哗啦啦响。

他本出生世间极尽污秽之地,极尽世间污秽于一身,每天在对自己,对世界的鞭挞中辗转反侧,哪怕死了也不得善终。

偏生得那天大雨磅礴,昆仑君向小鬼王伸出了一双手。

沈巍眼光闪了闪,和赵云澜对视。

赵云澜好容易零零散散拼凑出的理智轰然崩塌,好似被连根拔起。这人眉毛皱着,看着对面生在深渊目中却澄澈如空的眼瞳。

长烟一空,皓月千里。

流光迢迢,柔情滔滔。

“是。”沈巍这才开口。

吞咽了一口水,他又继续道。

“我是邓林之荫遇见你的小鬼。”

“我是等你轮回百世的斩魂使。”

“我还是沈巍,爱你的沈巍。”

顷刻间,所有的黑暗,锁链,污水消失,他们身处一个完全空的白色空间。

赵云澜几乎是用扑的过来小心抱住了沈巍,头搁在沈巍肩上,与他小声咬耳朵。

“还有赵云澜爱的沈巍。”

沈巍脑子一碰到这线声音,轰地炸开,耳畔轰隆乱,陷入了半梦半醒状态,待他艰难地稳住意识,才发觉怀抱里的温度,软软的床和被子,还有安静的卧室。

大庆圈在窝里舒服地咕噜了一声。

沈巍四处乱飞的心绪这才平静下来。

手逐渐收拢在怀中人的腰际,让他贴紧了自己。

看着他闭着眼,跟着唇轻轻贴了上去。

吹入你眉眼的春风是何等惊心动魄。

——————————

双手合十,写不出沈老师万分之一的好。

评论(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