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秋霜切玉剑,落日明珠袍。(神相血河)

短小精悍。
百合。神相血河。
————————

这世上有扬鞭策马一日看尽长安花的,也有裹紧衣衫料峭春风仍往里钻的。

血河属于后者。

堂堂骠骑大将军,一杆子长枪舞动,以临安为中心画圆,魑魅魍魉都不敢靠近半分。

血河拿缝缝补补的麻布盖住头,扯了头发,用泥巴糊了脸,和枯瘦眼睛蒙灰的难民混在一起。

错就错在她一介女流之辈,只惜打了一场败仗,朝堂众臣早看得这一女子不爽,连连逼得她寸步难行。

文臣地位举足轻重,流言蜚语说透到皇帝耳根子里。

血河十八岁上战场,刀尖舔血面染黄沙的将军哪里圆滑得过这些个尖牙利齿。

是被她救过命的小兵护送出去的。

依她的本领,只要不出手,临安翻个底朝天怕也找不到。

现在只要能混出城,去到边境,那才是她骨子里的滚滚热血该待的地方。

造化弄人。

不经意转头,看到一个官员对青楼女子大打出手。

那青楼,她乔装成男子去过的,想看看那些个柔弱女子怎么过的日子。

只听一片喧嚣声中,楼里忽然传来琴响。

山水长流,江山如画。

后是嗡鸣。血河皱眉。

琴音竟是混着一股不俗的内力。

后来一幕便凝固在血河脑子里,数十年载不曾褪色。

那女子披着鹊灰,内里衬着正红,抱着长琴往外走。墨色长发高高竖起,背脊笔直。

神相没有看几个闹腾的官员,眼里昏黄的夕阳映着灰头土脸的血河。

血河看她眼里是细水长流,烟波山水,星星点点亮意,犹如磁铁,吸引着周遭芸芸。

血河愣神的功夫,神相已经一步飘出,剑起琴中,稳稳的几刺几抽,官员倒地。后来看向血河。

——惊魂动魄不过如此。

秋霜切玉剑,落日明珠袍。

原来是这般。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