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妙手本来是看着远处缓缓升起的苍白狼烟的。

他眼里映着深棕色荒无人烟的大漠,背后百米远的地方已是旌旗迎风傲视六合。

耳边几乎都能听到这里曾经百万大军的呼号,还有剩下万千亡魂的呢喃。

他负手而立,一身白在黄沙里显得有些突兀,站着不动,好像是守望了千年的石头。

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到他在想什么。

你犹豫了一下,终是抬步上前。

听到身后传来的沙沙声响,他下意识转身。

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意识里没反应过来,斜眼目光偏冷淡淡地撇过来,移到你的身上。

他眨了一下眼,睫毛自上而下,又从下而上,才回了神,眸里眼波盈盈装着你。

完全转过身来,看着你一脸戎装,手背在身后,握着玉扇。

有点硌手。妙手心想。

刀剑无眼,谁知道下一刀会在谁身上出现。谁知道会不会是你无剑。

他向你微微颔首,带着一边的嘴角微微勾起,双唇抿了一些,看上去又是要跟你胡说八道的笑容。

他张嘴,声音低低的,不像平时那么干净,好像掺杂了风沙,满是疲惫和慵懒。混在一坨只知道拿剑戳人和拿刀砍人的人中间,他身为你的幕僚操的心思太多。

“小殿下。”你清楚的听到他这么称呼你。

妙手已经很久没这么叫过你。

“可是准备好了?”

他下意识手里握紧,被自己扇尖上的刺划破了指头。

凭他,根本护不了你。

只能在背后绞尽脑汁。然后等待。等待。
——————————

说实话对妙手的定位自认为真的不清楚。
因为我心里一身白衣拿扇子的就是有三寸不烂之舌,风流,人贱,但是关键时刻又靠得住的形象。
总之一个字苏。
老是觉得妙手不像那种嘴很贱的人。所以。
尽量。压抑。自己。不往。这方面写。

@Flowerwall 不知道这个笑合不合格XD。还要谢谢小天使,这段我写的很开心。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