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喻黄】冷缰(八)哨向。

ooc有。设定基于哨向有改动。

这章短小实在对不住。下章粗长保证。


——————————————————————————————



隔天早晨,喻文州起床,穿衣服,折被子,他把裤脚干干净净扎进靴子里,又拉了拉自己的衣角,从衣领处翻出索克萨尔看了看,又放回去。抬手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咕嘟咕嘟灌了一口润润嗓子,出门儿。



眼角不过瞟了一下对面紧闭的房门,便往蓝雨基地主楼走去,喻文州准备好好吃个早餐。



是春,气温还未完全回暖,喻文州走在路上,风劈头盖脸刮过来,他偏了偏头,眯眯眼,看着路两旁的绿色摇晃,踩在石板上的脚步加快了些。



喻文州起来得早,主楼没什么人,推开门,又转身把门轻轻合上,他发现眼角有一个黑色的东西在动。喻文州眼皮一跳,抬头张望过去,是远方,有三个人,三人的身影在逐渐放大,是在往这边跑,喻文州赶紧推开门,迎了上去。



不对,不是三个人。喻文州发现有点不对劲。



——是四个人。那徐景熙被郑轩背在背上,睫毛不算长,安静地盖在眼皮上。他睡得很安稳。就像不曾醒来一样。



喻文州心头一紧,徐景熙出什么事儿了?面上凝眉,一边招呼郑轩快点把徐景熙送去主楼里,一边问着在旁边急得扭来扭去又不敢开口说话的宋晓,“怎么了?”



宋晓脸一垮,眼圈都是红的,边走边看向主楼,“徐景熙担心我们暴走精神力失控,他在战斗时同时给我们三个人做精神同调……”



“行了,我明白了。”喻文州挥手,似乎是有点不耐烦了,第一次打断了对面人,“有多久了?”



“差不多五个小时。”宋晓略微沉默了一下,声音越来越小。其实他明白,徐景熙出事和他们三个脱不了干系。



喻文州眉头皱得更深了,宋晓看到他望着自己的眼神都不对劲。平时的喻文州是温和的,看着他的时候他回你的眼神是蔚蔚大海一浪一波轻柔把你托起,可是今天的喻文州,虽也确是海,远看是靠在天边的山峰,近看却是同天比齐的巨浪,不吞噬你不罢休。



宋晓吞了口水,几个人已经走到主楼,郑轩把徐景熙放下,坐着靠在墙上,头偏向一方,脸色苍白,喻文州蹲下去碰了碰他的皮肤。



僵硬又冰冷。像一具尸体一般。



喻文州没敢去摸徐景熙的脉搏,换了个腿蹲着,身旁围着的三人连呼吸都放轻了,没说话。偌大的蓝雨主楼的清晨从未如此安静。



向导的精神出了问题只能向导来解决,喻文州也没开口,一是不想跟三人说话,二是时间紧迫,自己的行动越快越好。他就这样蹲着身子,手搭上徐景熙的肩膀。闭上了眼。把自己放进徐景熙的精神世界。



精神力是向导的全部仰仗,可是每个人的精神力就如同一罐水,用了就用了,好好休息才能恢复,向导的罐子是比普通人的大得多,但也并不表示他们就可以超负荷地乱用。



徐景熙的精神同调能力非常稳定,但是这种稳定只限于两个人,受制于徐景熙的精神力不够用。本来喻文州这次任务的本意是锻炼徐景熙切换同调对象的协调能力,运气好的话或许还可以突破一下精神力大小,谁知道这孩子不知是心急还是怎么的,同时想着给三个哨兵进行同调,现阶段的他根本做不到,于是用来装精神力的罐子破了,精神破碎。



要是短时间内还没在徐景熙的精神世界把他找回来的话。喻文州握着徐景熙肩膀的手有点微微发抖。



五个小时,我能找回来吗?喻文州有些不确定地问自己。



※※※※※



卢瀚文起床了。



卢瀚文在蓝雨里是年龄最小的队员,大家一般都很照顾他,闯祸抢着给他背锅,更别说让祖国未来的花朵早点起床了,众人巴不得他多睡会儿,快点长个儿。在蓝雨没人管你多久起床,毕竟大家的自觉性摆在那里,就算你偶尔一天睡个懒觉大不了根据自己的步调训练就是。



挺拔的军装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夸张,像小孩子偷穿了大人衣服的感觉。十三四岁的年龄入伍,在别人看来还是太小了些。然而这并不妨碍他的优秀,喻文州和蓝雨高层商量过,这孩子明年就可以成为蓝雨的正式队员。



前途无量。



此时他正叼着一块面包从食堂往外走,看到拐角处有一堆人的影子,脑子不过一转,就知道大抵是徐景熙几人回来了,好久不见几个人,他还期待着大家一起下个馆子,毕竟蓝雨结界在那,想要偷偷出去吃饭很难,虽然食堂蛮好吃,也挡不住在外面众人一起搓一顿然后唠嗑不停的诱惑。



想到这里,卢瀚文的步伐不由得加快了些。



正过转角,卢瀚文动作流畅地拿下口中的面包,口中牙齿快速咀嚼,下咽,“队长,是徐景熙前辈他们回来了……”



话音被舌头一卷吞入口腹之中,卢瀚文没敢开口了——刚才看到的一堆影子是没有错,可是人却比他想象的多。除了几个正式队员,里里外外甚至围了两层,有训练营的小队员,有保洁阿姨,有修花的大叔,还有门口的保安。



众人听到他的声音,大都只是看了一眼,又把目光齐齐投入人群之中,郑轩看见了卢瀚文,眼里的阴霾还没收住,草草眨眨眼,示意他来自己这边。



卢瀚文才乖乖上前,来到内圈。



垂眸,坐在地上闭眼的徐景熙,还有蹲着手搭在他肩上闭眼的喻文州。



卢瀚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觉告诉他他不应该问,直觉告诉他这种状态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他突然有点不想待在这里了。墙壁上的秒针嗒嗒在不停地走,谁都不敢去数时间,唯恐它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卢瀚文觉得有什么事情是会随着不停走的秒针逼近的。而自己显然还没有做好面对它的准备。



他有点想去训练了。



比任何时候都想。



原因?大概是因为这是蓝雨最安静的一个早晨了。



※※※※※



两个小时以后,喻文州缓缓睁开眼,但是他没有动,先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突然发现这么多人看着自己,关键是眼神极度悲伤,略微有点尴尬,他咳嗽了一声,“咳咳。”。



大家才回过神来。



“都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吧,徐景熙没事了。散了吧。”众人表示了自己的担心,对喻文州和徐景熙的关心,这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几个正式队员加卢瀚文没这个听话的意识,要生吃了喻文州似的扑了上来。



“队长你没事吧?”“队长你吓死我了。”“队长对不起,下次绝对不会出这种事了。”“徐景熙没事就好,队长你是不知道我们在这里等着跟手术室外边等孩子的一样。”



喻文州略带疲惫地笑了笑,“好了,郑轩,你把徐景熙带回去休息,李远你把卢瀚文带去训练了,宋晓。”



“我在!”宋晓心里一惊。



喻文州声音很轻,好像说话都抽干了他全身的力气,“拉我一把。”他伸出手。



宋晓接住喻文州的手,凉得可怕又有点点冷汗渗出,差点打了滑,于是干脆两只手去拉他。喻文州手一撑地,缓缓站起来,脑子有点晕,脚下踉跄了一下,笑着对宋晓说,“还是辛苦你们了。”



宋晓以为喻文州站稳了,轻轻放了手,改成虚扶着他听闻连连摆手,“队长你才是,赶紧去休息吧,我扶你去。”



“不用了,我——”还没说完,喻文州身子一软,双膝咚地一声跪在地上,还好这边宋晓抓得快,否则喻文州就要趴在地上了。



喻文州晕了过去。人都走完了,宋晓拉着喻文州,生怕出事,手缓缓探向喻文州的鼻下。



老天保佑。还有呼吸。



两个小时的聚精会神,两个小时没吃早饭蹲在地上,所幸喻文州只是累了而已。



宋晓小心翼翼把喻文州背回了房间。

————————————————————————————


最近真的忙到爆。我介绍一下我的作息如果你感兴趣的话。上午四小时上课,吃完饭回家,洗头,看书睡觉,起来就可以开始理菜做饭了?然后学习,再看书,玩游戏(咳咳)。一天就结束了!!希望我下一章能在少天生日出,不过在少天生日开虐真的好吗?

最近看的书是《本源》,就是写达芬奇密码的丹布朗新作,推荐一下,人物塑造挺棒,各种细节之间环环相扣。以后更新完也给大家推荐一些书吧。反正我什么类型都看一点。

今天啰嗦得有点多,欢迎砸评论。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