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喻黄】冷缰(七)哨向

ooc有,设定基于哨向有改动。

前文走tag。

————————————————————————————


【“你他妈个懦夫!怂包!”



“那也比你随便胡闹好。”】



联盟成立第八年春。深夜。蓝雨俱乐部内。



黄少天平躺在床上和喻文州聊天,手机举得高高的,手指飞速翻飞。



“G市周边的部署要不再派点人过去?”



“你看到哪里有漏洞了?”



“哦是这样的,我刚才大概画了一个图,发现商业区有部分没有在我们的监控之下。会不会被人钻了空子?”



喻文州在心里比划了一下,“我是这么考虑的,毕竟商业区繁华,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鱼目混杂,蓝雨大部分的队员他们都认识,人员在那种地方分布可能会对市民造成影响。”



“我觉得该有的还是应该有,叫点人过去?至少如果有事的话蓝雨可以第一时间收到信息。”



“好。让个做事稳当点的人去吧。郑轩回来了吗?”



“还没呢吧。”说完黄少天自己就犯起嘀咕,“不应该啊不是还有徐景熙跟着吗。几个人没道理今天还没回来。”



“别多想。可能只是路上耽搁了。”喻文州打字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



“就算出了事,这次派徐景熙出去,本意就是因为他精神力不高,多锻炼下,总比战时才想起来自己哪些地方更弱的好。”



“哈哈哈不愧是队长想的真周到,那么有没有给我考虑一下外派锻炼的问题?”



喻文州没动。一分钟过去,屏幕暗了下去。黑色的镜子照着他的脸,眉头紧紧地锁着,眸子里好像有东西在摇摆不定。



他手指按上屏幕指纹解锁,黑色褪去,黄少天的头像一下子跳进眼帘,没管这人开玩笑又或者是暗示性的问题,喻文州手指不停往上搓着和黄少天的聊天记录。



开始是黄少天主动跟他说话。



—吊车尾,向导和哨兵的精神体有区别吗?

—本质上来说是没有的,因为就算是哨兵也会有比较弱的精神体,记录上也有向导拥有过强大的精神体。

精神体一般是动物,当然植物也有。

多数时候,精神体是什么还是能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主人的精神状态的。

—那你的精神体是什么,我还没见过。

—这个,对一般人来说都是秘密吧?

—你不是都知道我的了吗?公平点儿啊吊车尾,这个东西有啥好藏着掖着的。是不是太弱了不好意思拿出来?哎呀没有关系的啦,我们俩什么关系,你什么弱点我没见过啊?是吧这么想想精神体也没什么好隐瞒了。

—你的按理说我也是没有经过你的允许知道的。

—那我现在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你能告诉我你的精神体是什么吗?

—有那么好奇吗?

—有啊!

—不会是今天被副队虐惨了才来我这里找安慰吧。

—靠不是啊!我这是关心你啊!

—那真是谢谢您的关心了。

—客气客气,还不告诉我?

—细叶榕。

—啊?

—你看我说了你又不信。

—不是,这精神体哪有植物的啊?

—我刚才不是才说了有植物?

—我哪儿知道你隐晦地指自己。天哪太可怜了吧,植物啊,那还不就是当背景布的命?唉看在我们战队训练营就你一个向导的份儿上,以后我护着你得了。

—向导在哪里都是联盟最宝贵的财富。

—那不得比,人家也有自己的向导要保护,你去瞎掺和啥呢。

—哟。那你是准备?

—哎废话咋那么多,以后本剑圣保护你不就得了。

—我们又不是用精神体打架,再说了,以后你要是精神紊乱,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行行行,都着都着。

—你放心,我没那么弱。

—今天体能训练是谁加罚了?哎哟瞧我这狗记性,我怎么不记得了呀。你还记得吗?

—我就体能弱了点,你会知道我有多强的。

—好我等着看。



然后,喻文州真的就在黄少天要暴走的时候拉了他一把。



那种带着点下雨后泥土芬芳的温柔,海纳百川的包容,尺幅千里的气势,铺天盖地地向他的精神世界席卷而来,它把那些跳动的浮躁都碾作尘土灰飞烟灭。不是清早迷糊醒来被泼凉水的强制冷静,而是吃完辣椒喝冰可乐,带着一些微刮喉咙的感觉,是你自己甘愿饮下去的冷静。



后来两个人聊的话题变多,东拉西扯,天南地北,天旋地转,不知西东。



—喻文州。

—?

—我的天哪百花队服你知道吧。

—怎么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己感受。

[图片]

—噗。

—张佳乐这货还给我说好看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客观评价,张佳乐前辈穿粉色衣服不算奇怪,还挺合适的。

—哪里合适了?龟儿粉红小甜心,就他当上正式乐呵吧!

—= =!你也快了别着急。

—我着急?不我不着急。我只是觉得联盟初期缺失了一名猛将。

—猛将?

—猛将。

—您开心就好。也不早了,猛将早点休息吧。

—好。

—晚安。

—晚安。



那晚黄少天有点膨胀,还有点小开心,因为喻文州第一次给他说晚安,以前都是早点休息。



他把晚安拆了,有太阳,有免,一个安,有家有子女,努力想从里面挖出什么特殊的东西来,一种他期待的东西。合成一个字,一个词,再看。好像喻文州发的晚安就真的可以助眠。喻文州身为向导很优秀,他知道,可是他身为一个哨兵也优秀。黄少天想到这里挺直了一下背脊。



男才女貌,还是我专属向导,没有毛病。



黄少天膨胀了后当然经常犯皮。



“喻文州。”

“怎么?”喻文州抬头。

“我要给你打个韭菜味的嗝。”

喻文州当时听闻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来,打个嗝我听听。”

我去!黄少天突然对上喻文州弯弯的眉,心突然被提起来,什么话都没说转过头去。

喻文州表示理解,看着黄少天有些红了的脖子心满意足地继续做事。



日子一天天累积下来,转眼过了几年,两人每天无不是习惯性地照顾着对方,但是今天。



——今天喻文州要亲自把黄少天推开。



“黄少天,有个任务我确实要交给你做,也只能你去做。”



“队长你说。”黄少天回得很快,显然就算喻文州愣神的功夫也一直在屏幕这边等待着。



“今天晚上马上离开蓝雨,离开G市。”手机上看到的白底黑字,框在喻文州的蓝色文字泡里,冰冷异常,一点儿都没有人话的生气,没有带上喻文州的感情。



——哐当。



黄少天手机没有拿稳,从半空中掉下来,砸到他鼻子上,擦过床板,掉到地板上发出一声巨响。



黄少天没管鼻子有点疼,没管手机掉了可能还摔坏了,他平躺了一会儿,试图冷静下来,然后突然从床上翻身坐起,全身肌肉绷紧了,眼睛眯起来,去看地上的手机,好像看着一个洪水野兽,半晌,才过去捡,手机的光线照着他的脸,却不见他脸上的青筋平息下去。



“为什么?”黄少天压着火气开腔了。



“你明知道现在是什么局势,你让我离开?让我离蓝雨远远的?”他几乎不给喻文州回答的机会。



“你让我逃走?”黄少天继续质问着。



“你觉得这么是在保护我吗?”喻文州你自己呢?



“喻文州,我是哨兵,是联盟的剑圣,”



“你还是蓝雨的妖刀。”是我的狼。



“身为蓝雨的副队长,我可以离开,告诉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喻文州按压着太阳穴,“少天,你知道的,你是蓝雨的杀手锏,这场游戏,你应该游离在它之外。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把握走下一步。”



黄少天的精神体被他召唤出来出来,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阿黄的狼背,阿黄在地上站着,眼睛直直地看着窗外的满月,抑制着内心嗜血的冲动,它显然已经做好应战的准备,随时能冲上战场第一线,和黄少天一样。



可是喻文州让黄少天躲起来。



手机屏幕又亮了一下,喻文州继续发来消息,“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少天。”



“我这是命令。”



命令,命令。好一个命令。黄少天脖子扭了扭,一拳砸在墙上。头抵着冰冷的墙壁作深呼吸妄图冷静下来,就如次次他抵着喻文州的额头,感受他的呼吸一样。



他知道喻文州肯定有自己的打算,他知道喻文州擅长战术,擅长伪装,他知道这么做一定有部分是因为喻文州想保护他,他甚至猜想所有的计划里,喻文州让他走这一项或许对喻文州来说才是最艰难的。



他都知道。可是他不想走。他不是向导,更没办法放一只眼在蓝雨基地,不知道自己走了会发生什么。



他总有一种预感,喻文州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而这个却不能让黄少天参与。



阿黄感受着黄少天心情的起伏,啊呜了一声,黄少天背靠着墙壁坐下来,坐在床上看着屋子里的东西,他起身,下床,干脆利落穿好衣服,甚至东西都没有收拾。



“出了基地删聊天记录,手机丢掉,电话卡记得拿出来弄坏再扔。”



“去H市,去找叶修。你的事情除了叶修暂时没有其他人知道。所以一切行动保密。下一步接到我的指令再行动。”



“不能自己行动?”



“不能自己行动。”



黄少天在聊天框上打了一行字,又快速删了。



“好。”黄少天回答。



“还有什么提醒吗?”



“忍。”黄少天的眼角没由来一跳,他以为喻文州说完了,把屏幕关上,谁知手机再次振动一下,屏幕亮得很。



“还有,失去你的代价,我赔不起。”喻文州的头像笑得灿烂。



黄少天有点好气又好笑回了句,“失去你的代价,我也赔不起。”



手机没了动静,黄少天马上关机,接着关上房间的灯,开了房间门。他看了看自己房间对面的喻文州房间,没有一点开灯的迹象,好像是主人早已睡着了一般。



黄少天轻手轻脚关了门。融身进自己昏黄灯光下的影子里。他没有贪恋蓝雨的景色,因为肯定要回来的,还因为喻文州叫他立即行动。



没人知道他出了蓝雨。



守门的大叔磕了一下,脑袋碰到门,夜色寂寥,明月高挂亮晃晃,他眨了眨眼。奇怪,怎么感觉有个影子在地上跑。



看错了吧。他盯了下监控,没有发现异样。



黄少天。第二个偷偷跑出蓝雨的人。



喻文州在黄少天精神世界留的一丝信号还在,他听着黄少天的心跳声,黑夜里视觉被剥夺,听觉被逐渐放大,那颗心脏在有力地跳动着。喻文州呼出了口气,终于送走他了。他看着窗外风带起了窗帘,影子在房间来回晃动。



他裹紧了被子。翻身。闭眼。一夜无梦。


————————————————————————


接下来的时间线一切正常,这章中间部分是聊天记录和回忆,可能有点乱,看不懂的问我。

欢迎砸评论。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