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几分钟速摸一个黑化的喻。

Ooc有。短小精悍。
——————————————————————
黄少天皱眉,他好像是第一次看见喻文州这样冷漠没有情面,油盐不进的样子。

喻夫子面部的一层皮上挂着浅浅的微笑,眼角却平整出奇,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波动,他袖子一抖,几乎是完全忽视了背后那些隔着一堵墙向他们俩伸出手喊出冤屈的数以万计贫民。

喻文州恭恭敬敬地垂下头,再重合手掌朝黄少天作揖,动作行云流水,连宫中最苛刻的礼部尚书都挑不出错。

若是不听他接下来说的话,眸里定只瞧见这人是清风霁月,银辉九天,海市蜃景,是你影影绰绰望过去望不穿的山川涉水。

喻文州说话的时候抬头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上下嘴皮子一碰,没想那徐徐清溪能炸出滔滔山洪。

“小殿下,这是你的乱世,不是我的。”轻描淡写间,把离黄少天颇远的东西重重砸到他面前。

黄少天诧异地看过去,单凭他的老师喻文州说的这句话,黄少天就能把他打入地牢判以死刑诛九族。

可是他没有。

黄少天手握成拳,有些微微发抖。他明白,他黄少天不是神灵,喻文州也不是。

喻文州心是热的,脑子是冷的。

所以能救人的只有黄少天一个。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超喜欢喻文州说的那句话!也写给你们看!!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