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First kiss.(盖戴)

ooc有。我的天我第一次写这种尺度的。

————————————————————————


盖才捷和戴妍琦晚上看完电影,他送她回家。



在一起一个月了,两人除了拉拉手没什么别的动作,戴妍琦每每抬头,盖才捷低头,大男孩认真地看着她听她说话,睫毛长长的垂在眸上,几下闪烁,似乎就能洗刷掉她所有的阴霾。



眼光会不自觉地向下飘,又不能太下,这样会低头,他会看到我头上顶了一根白头发,于是又自下而上欣赏他的锁骨,到凸起一块,随他吞咽一动一动的喉结。



最后停在他的嘴唇上。



有点想对他做什么,但又碍于女孩子不应该太主动迟迟未出手,本来就是戴妍琦追的盖才捷。



真要亲吻不能再让我主动了!



戴妍琦跟盖才捷并排走着,路灯散出橘黄色的暖意,他们一高一矮,黑色的影子被拉长又变短,好像两人的影子已经经历了一辈子。



盖才捷把戴妍琦送到楼下。



“好了快进去吧,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戴妍琦点点头,却杵在门口没走,站在楼道口,逆着光看盖才捷,手紧紧抓着裙角,闭着嘴没开腔,目光灼灼看着他。心里几乎快要尖叫。



——盖才捷,你这个笨蛋!大傻子!



盖才捷没动,他想的是看着戴妍琦走上去,回了家在窗边,一把拉开她粉色的窗帘和他挥挥手,今晚就算是功德圆满了。



结果好像还能干点别的。



盖才捷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嘴巴微张了张,什么话都没倒出来,看着他的小姑娘,抬步朝戴妍琦走去。



“让我抱抱可以吗?”手都牵过了,连拥抱这种事情他都要开口征求她的意见,如同一个小孩子小小心心地拉住大人的袖子轻扯想讨一块糖。



答案当然是应允的,于是盖才捷两臂张开,把戴妍琦环在了怀中。头轻轻放在她的肩膀上,鼻子微微吸气。



软玉在怀,盖才捷心想。天哪。她有那么香的吗。



世人总是贪心,盖才捷虽然能很好控制自己的欲望,但是毕竟无法脱俗。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凭着感觉缓缓对着她小小的耳朵吐出一口气,怀里的小姑娘明显身子一僵。



接下来的所有,他似乎全权交由欲望支配,在她耳边低语,“抬头。”扶住她的肩膀拉开点距离,低头闭眼凑了上去。



唇瓣明显碰到一个柔软的东西,盖才捷想都没想就开始轻轻吮吸起来,好像那丝甘冽能化成一汪春水泡着他的心脏,飘飘欲仙。



戴妍琦从自己耳朵被吹气开始脑子就瞬间空白了。



这是要干嘛?他在哪儿学的?我耳朵是不是红了我耳朵红了吗。没等戴妍琦反应过来,就是他嘴唇吻上她的,她便觉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大,腰以下完全失去力气,腿软得不行。但不知道为什么只想任由那心脏仿佛跳出胸腔。



戴妍琦向盖才捷靠去,盖才捷一手托住她的后脑勺防止她后退,一手搂住她的腰,手指不住地摩挲着戴妍琦的腰间的衣料。



男人做事有时候真的是天赋。



盖才捷渐渐吻着吻着,觉得只是唇瓣的触碰似乎不够了,于是加上舌尖像只小狗一样舔舐她的嘴唇。



戴妍琦头皮都发麻了,根本喘不过气,想要换气,结果在中途偷来的却是自己支离破碎在唇齿间的低微呻吟,脸上的热度迅速弥漫到耳朵上,她赶紧用双手抵在盖才捷身上用力去推他。



其实戴妍琦这样不痛不痒地推着,丝毫未撼动盖才捷行动的决心,他不过发现她的拒绝,寻思着小姑娘是不是不舒服了,过会儿继续也可以啊,于是睁开眼放开了她,手仍扶在腰上没动。



就见着戴妍琦睫毛颤抖着,睁开了眼,大口大口喘着气,脸红到了脖子根,一下子扑到了盖才捷的怀里,头狠狠地扎进去,手环抱住他的腰,然后交错扣在一起。



盖才捷的心也在狂跳,低头看着戴妍琦脑袋顶,手上去揉了揉。心底满足地叹气了一声。



他刚才吻了自己的小姑娘。



是他盖才捷的小姑娘戴妍琦呀。



于是两人抱在一起许久,月光迢迢挥洒依旧,美色误人,盖才捷大概也是情之所至,低头说了从未有过的流氓的话。



“喜欢吗,要不要再吻一次?”



戴妍琦抱得更紧了些,就差没把头像个鸵鸟埋进土里,她心想,平时看了那么多本子怎么连接吻都没有他的技术好!



回想了一下刚才快要软化在他怀里那种突然被带上青空腾云驾雾的感觉,一边嫌弃自己怎么这么没用,一边以轻微的,几乎察觉不到的幅度点了点头,轻哼了一声,“嗯。”



“抬头。”盖才捷又开口,尾音似乎带了点儿笑意,戴妍琦听到都快羞死了。



这次跟刚才那次不一样,刚才有些试探性的触碰只不过是依恋,现在盖才捷伸出舌头,一点一点舔着她的牙龈,她不肯张开牙齿,他也不急,反正有的是办法。



舔完又去吮吸她的唇瓣,舌头再试,戴妍琦的牙齿实在是咬合不住,开了一道缝,盖才捷于是顺势滑进去,撬开了她虚掩着的大门。



这是带有侵略性的,宣示主权般的,霸道的吻。先在她口中扫荡一圈,然后寻着她的舌头,又软又滑,相交相抵,舌尖轻轻勾住,嘴唇继续吮着。



盖才捷搂戴妍琦的手紧了几分,直到戴妍琦意识到盖才捷属于男孩子身上独有的部件正在起着微妙的变化。



盖才捷去咬她,唇舌交战的空隙低声问戴妍琦,“硬了,怎么办?”



最后小姑娘几乎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盖才捷,在他眼皮子底下落荒而逃。



戴妍琦的初吻——终,那天晚上她失眠到两点。


——————————————————


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

评论(1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