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喻黄】冷缰(六)哨向。

ooc有。设定基于哨向有改动。


前文走tag。

——————————————————————————————


【“行了行了,别笑了。”男人轻轻拥住他,抬手把他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



“笑得比哭还难看。”】



蓝雨战队的人知道魏琛的离开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的事,食堂不算大,如果不是特别严肃的事情一般大家嘻嘻哈哈就吃饭之前说了,方世镜于是拍拍手很平静地告诉大家魏琛离开了,战队由他暂时接管。



说到暂时的时候,他自己或许都没注意到语速慢了一点还重读了,可是喻文州发现了,偏偏方世镜这时候把目光转向了喻文州。



方世镜不知道魏琛为什么这么信任喻文州,他甚至不知道喻文州这孩子的过人之处在哪里。难道他的过人之处就是平凡普通?不可能。方世镜否认了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并且放弃了猜测。



现在只知道,魏琛信任喻文州,而他方世镜信任魏琛,所以。



两人目光交汇的时候,方世镜对喻文州笑着点点头。



——方世镜信任喻文州。



难道魏琛对喻文州的信任甚至大过对这个老朋友方世镜的信任吗?当然不是的。方世镜突然觉得没由来地自信,正是因为魏琛相信他,所以魏琛才能走得如此坦然,魏琛相信老朋友能够做最好的过渡人,等到蓝雨的剑与诅咒成长起来,再把蓝雨,把G市交给喻文州。



所以方世镜不能跟着魏琛跑,他得留下来。至少现在。



喻文州觉得副队,应该说现在的队长,眼神里有话。他们开始吃饭,喻文州坐下,听听这边人说话,这边人拌嘴,筷子碰到盘子的声音清脆,队友叽叽喳喳没个消停,他抿了一口杯里的凉茶,试图让自己紧张起来,从这种浸泡的安逸里跑出。



耳朵里昨晚魏琛制造出的幻象对自己说的话还隐隐挂在那里单曲循环。那男人烟嗓浓重,平添了不知多少分历经世事的沧桑感。



“小鬼,我把蓝雨,把G市交给你了。”



喻文州觉得有点闷,脱了外套搭在椅子上,窗外正午的阳光能照到餐桌上,被金色直晒的郑轩遭亮光刺得受不了,终于开口吐槽了几句,众人又是一阵哄笑,接着大家都开始往屋里挪,好让郑轩能吃个愉快的午饭。



喻文州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凉茶,小声嘟囔了一句。



“夏天快来了啊。”



※※※※※



黄少天接受上锁的那天异常冷静。



“暗号想定什么?”上锁完喻文州问他。



黄少天把精神体放出来了,他叫它阿黄,实在是不像个狼的名字,像只狗。黄少天安抚着阿黄的情绪,嘴上反问道:“你想定什么?”



喻文州忍俊不禁,“这是方便你行动,有必要的话我会解锁。”



“行,那就……剑鞘吧。”黄少天低头去摸阿黄的背,想起什么似的,抬头又问喻文州,“那如果你给我解锁,我异能用过度了怎么办?”



喻文州耸耸肩,“那时候我可以用精神力给你强制上锁,你不会异化的,放心吧。”



黄少天不担心喻文州的能力,他只是担心喻文州身为向导精神力出众,联盟用得上喻文州的地方多得数不过来,如果联盟安排喻文州给其他人做梳理,根本忙不过来,还记得给他的精神状态留个心眼,提防着他异化吗?



不过,向导是全联盟的财富是天经地义,哨兵进入联盟甚至加入白塔注册第一课就是保护好身边的向导,甭管是不是你的专属,那为什么老是有一根狗尾巴草不停地来回扫着他的心,挠又挠不得,赶又赶不掉,忍着那瘙痒到头皮发麻。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的喉结吞了一口水。



“我还在你体内留了条线,我可以直接接收到你的精神波动的情况,进入危险状态它会通知我的,”喻文州好像意识到黄少天心里的小九九似的,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后又像嘲笑自己多心了一样笑笑,“意思就是说,不管你在哪里,只要有情况,我都会找过来的。”



“那可不行,万一我在前线,你过来怎么能保护好自己?”黄少天突然神色严肃看着喻文州。



“少天,好歹我是军人。”



“你是不是军人我不管,反正你是我向导。你记住了,发生什么事情第一个要往后躲。”



“哨兵就应该站在自己向导前面。”黄少天说着像拿着空气剑一样往前做了一个刺的动作。



是的。骑士就应该站在想保护的人的身前。不畏来敌,不惧鬼神。



黄少天第一次觉得,自己挥剑多了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喻文州微楞了一下,哑然失笑,没有回答他。



与生俱来的天赋,得天独厚的异能,还有引他方向的前辈。



喻文州做了那么多是为什么?



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不做被保护的人,而是做和那些军人一样的事情,做和黄少天一样的事情。



把后背托付给你,并肩而战。



喻文州笑着,手背在背后攥起了拳头。不够,说明我做的还不够。



※※※※※



黄少天,联盟成立第四年正式上锁加入蓝雨战队,成为副队长,喻文州接替方世镜成为蓝雨队长。



同年,联盟军演,来自各地的战队前往参加,属于亲和派的嘉世所缔造的三年军演冠军王朝,被激进派的霸图战队结束,赛后嘉世的队员刘皓联合其他队员对联盟提出抗议,毕竟嘉世全员上锁,面对支持不上锁的霸图没有公平性可言,联盟敷衍了事,派遣人员赶走嘉世抗议人员,嘉世副队吴雪峰被打成重伤,宣布退役。



矛盾再度激化。



联盟于第五年分裂。



所幸的是,由于蓝雨有索克萨尔幻术结界的存在,外部对蓝雨还暂时不能造成任何威胁。



除非。



喻文州出事。



那人抬笔把喻文州又重重地圈了起来,盯着三个字陷入沉思。



啪的一声响,笔记本被合上。



科学技术都已经爆炸了,这个人还在用老式的笔记来记事。



到底还是不信任且不习惯那种用代码配合0与1搞起来的储备方式。



※※※※※



喻文州是个好队长,多数时候他呈现在大家眼中的形象总是个温和有耐心兼实力强大的向导,所以队内一贯的气氛是有啥说啥,该严肃严肃,很快又回到轻松的氛围,就算偶尔上上高速喻文州也就笑笑看着,不会作出什么剧烈的反应。



他最开始也没那么被大家信服的,毕竟也有老队员在,都是看着这个羸弱的小辈成长起来的人,突然思想上要他顺从这个人肯定是有些隔阂的。



喻文州刚成为队长的时候一句多的话都没说,就只是默默地做事,和人说话不会用特别强制的语气,并且逐渐的,大家发现,他会建议你,安排你去做的,都是你恨不得抢过来赶紧上的任务。



这说明喻文州对队员有着充分的了解,而且这是长期以来他自己观察得到的东西,他用他自己的方式去带动你的脚步,让你不由自主地跟随他。



彻底让老队员服气还是喻文州的实力。有天三个异化的人类,其实已经可以算作完全成为精神体了,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一直动用自己的所有力量去击打索克萨尔的一个位置。



那小队员不知道,那是索克萨尔最薄弱的位置。可是喻文州知道。



然而奇怪的是关于索克萨尔的信息连方世镜都知之甚少,喻文州也是后来靠着一步一步走过蓝雨基地,精神力全面铺开,甚至召唤出了自己的精神体来帮忙才大概摸清楚这个结界的大概分布。



最了解的人肯定是魏琛,索克萨尔的创造者,抛开他不辞而别的隐晦不谈,就喻文州对魏琛的了解,魏队是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的。



哪里出错了吗?



喻文州点点头对来通报消息的队员表示知道了,“先不用告诉别人,你带我去看看吧。”



喻文州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小队员看着队长一脸纠结,他害怕呀,怎么委婉地说自己觉得一个向导去正面和精神体抗衡不太好?自己也只是个战五渣,被分配的任务只是每天看看索克萨尔有没有什么异常,再加上队长。



担心战胜了小队员对喻文州话语的自信,他迟疑着,试探着语气想从侧面敲击一下向导队长。



“队长,不用叫上黄少吗?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喻文州顺利地把运动衫的拉链从下拉到上,抬头看了小队员一眼,斜靠在桌子上。



黄少天是昨天刚出完任务回来,现在多半为一床柔软的绒被折腰,还是不要扰他的清梦比较好,想来是这小队员有些担心自己的情况,于是喻文州对他笑笑,眼角弯上去一些。



他言语放得缓慢,有不容置喙的意思在里头,像是轻敲了小队员一下,却不痛不痒。“让他好好休息,放心,很安全。”



这件事难道还不够火烧眉毛吗?放大点想我们蓝雨的结界位置可能已经暴露,蓝雨的基地暴露,接下来呢?小队员不敢想,努力和裤缝上多出来的一截线头作思想斗争,急成了沸腾的水想要从喻文州压着他那炸毛的水壶盖里一飞冲天。



他感觉窗外有风吹进来。吹过喻文州黑色的瞳孔。



这件事确实火烧眉毛,但他的队长,眼前蓝雨的第一把手却未曾皱过自己的眉毛分毫,仿佛所有的危机都能够融化在他的嘴角的笑意里。



小队员明显觉得自己身体的那种浮躁已经渐渐平息下来了,似乎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心交给这个人就好。



殊不知喻文州在穿外套的时候已经释放了自己的精神力对他进行过精神同调。



啧长见识了,喻文州眼里闪过一丝阴霾。还有能影响人情绪的异能?



接下来的事情说轻松也轻松,小队员纵然冷静下来还是有点害怕的,提心吊胆带喻文州过了去。



他没想到的是,喻文州看上去几乎什么事情都没做,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们,结界外的三个精神体突然疯狂地嗷嗷大叫,几乎是狂吼着用自己强壮笨拙的身体冲撞着树,没过多久就倒在地上。



喻文州松了口气,重心有些不稳,稍微晃了晃,好在小队员眼里只有倒下的精神体,没有喻文州的虚弱。



再后来,等到下午大家一起训练,队里的人才陆陆续续知道这件事,老队员是见过发动精神攻击的魏琛的样子的,知道这种方法对于向导的消耗很大,到了晚饭时间,挨个不经意间去跟喻文州偶遇,问好,打量喻文州的脸色。



气色红润,不动如山,春风拂面。



稳如不周山不声不响撑起四海八荒。



喻文州的威信就此树立。



黄少天还不知道喻文州趁他不备的壮举,边扒饭眼睛眨了眨,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他嚼了嚼,抬头开口。



“诶队长,今天大家聚得挺齐的哈。”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眼里挺亮的,显然是休息得非常好,精神百倍。他咀嚼完嘴里的东西,慢条斯理地回黄少天,“嗯。我也这么觉得。”


————————————————————————————————

感谢食用!求砸评论。

如果比喻用的很奇怪比如水壶啥的,可能只是因为我现在非常想喝水。

更新拖了那么多天不好意思啦。

喻文州的理想,有朝一日能做和黄少天一样的军人,有朝一日能zuo黄少天。

XD。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