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我妈妈声音有点尖。

给她说我写小说的时候,她就是用那种很尖很细的声音,嘲讽地说,你以后又不靠这个吃饭。

心都凉透了。

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告诉她,告诉她我过得其实很有计划,哪怕是每天也会玩游戏,也在按着自己的步调走。

开心堆成了气球被她用那种刻薄的声线戳破了。

她不知道如果我没有写点东西作发泄口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还要写,写完冷缰哪怕它展示了超多我写东西的短板,写阿琢和她的徐某人,再有想法再写。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