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喻黄】冷缰(五)哨向。

ooc有。设定基于哨向有改动。

前文走tag。

————————————————————————————————

【“我本来很气的,但是看到你那么拼命,拼命发着光。”



“我就想啊。”



“我能吻你吗。”】





万物相生相克。从哨兵作为人类新型进化的一种出现,除了战斗时间过长导致精神力陷入紊乱,异能使用过多导致自己异化,即变成精神体的样子以外。除了哨兵本身,几乎没有什么能与之抗衡。



后来哨兵进化得越来越强大,向导也随之进化,曾经有一任黑暗哨兵与其向导结合,诞下的孩子是一个向导,然而他却具有将哨兵的能力限制住的能力。



自此,向导逐渐开始拥有称为“锁”的能力。



有“锁”状态的哨兵,实力只能发挥出百分之七十,可想而知在对战时的影响有多大。



 如果大家都上锁随便你怎么打,但是恰恰联盟因为到底要不要给哨兵“锁”,彻底分成两派。



从哨兵的出现到现在,哨兵参与大大小小的战役越来越多,对普通人的影响也随之增加。虽然表面上联盟还是说大家最好还是上锁,能更好建造和谐社会巴拉巴拉,但是黑白道上需要战力的地方不计其数,有了哨兵的助力大家都能更好做人,对于那些拒绝上锁的战队,联盟其实是暗地鼓动,只要不把社会搅得天翻地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蓝雨是魏琛,一个向导当战队老大,深知能力用多的缺点,更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及丰富的向导经验,所以蓝雨始终站在亲和派,主张给哨兵上锁。



没上锁的不准成为战队正式成员,是蓝雨的规矩。



可是黄少天在收到经理给的通知时发出了强烈的抗议。



“为什么锁我?凭什么锁我?联盟脑子是不是抽水马桶没洗干净啊?我厉害管不住我就要锁我?哨兵有异能,上战场杀敌本来就是天性,放飞自我不好吗?”黄少天虎牙露出来,使劲瞪着经理。



贼凶。



经理觉得自己脑仁儿很疼,取了眼镜双手搓了搓脸,又不怎么敢直视久了黄少天亮得惊人的瞳孔,作为近视眼只好模糊着看他,手指着黄少天,“总之,你,能力没被锁之前不能进正式编制。”



“不进就不进,真当谁稀罕似的。”黄少天转身,一下子打开门,把门甩得哐当一声响。



※※※※※



当晚,喻文州不知道听到啥音儿了,半夜过来把正在把那柄本就锋利异常的剑,擦得更加雪亮的黄少天抓到训练营天台上去谈心。



又是吹着微风的顶楼,黄少天睡衣外随意裹了件黑色的大衣,他眉色淡淡的,一头乱毛在空中放飞自我,脖子以上就是一个夜色里“董小姐斑马斑马的寂寞帅哥”,就是下身的宽松长裤,加上脚上的毛绒拖鞋有点出戏。



他背靠着栏杆,风衣飘到栏杆外。



“叫我出来干嘛?”



“我想跟你聊聊。”喻文州面对着他,神色意外有些严肃。



厉害了我的文州。



少见,太少见了。



黄少天忽然间像忘记了就把白天的包袱,准备皮一下。他猛地张开双臂,嘴巴咧开了,“来,撩我啊。”



喻文州也是没料到,微微一愣,随即笑着把他手臂按下去,“别闹,说正事。”他顿了顿,怕黄少天有抵触情绪,把声音放得又低又轻,“今天你是不是拒绝了经理把你上锁?”



黄少天脸上笑容一收,“是。”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俩人没注意,喻文州此时还抓着黄少天手腕没松开。



哨兵被向导钳制住。



真是稀奇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眼睛,他在黄少天眼里寻找着,用什么措辞眼前这个人可以接受呢,喻文州有点无奈,他发现不论找什么理由都绕不过黄少天的伤疤。



即将成熟的剑术和少年意气是他伤口的绝好伪装,但并不能否认那些被粗糙地遮盖住的疼痛无法牵扯到神经,牵动心脏。



牵动两颗心脏,一颗黄少天的,一颗喻文州的。



喻文州就像个想给病人换药的医生,害怕动到人伤口可是又必须把那层纱布撕下来。



不是他多心,实在是,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我要是突然提起什么我本不应该知道的东西,他会不会生气?



有黄少天参与的事情,老是费神。感性的东西成为下决定的拦路虎似乎都是家常便饭。



喻文州纠结了一下,还是做出了决定。长痛不如短痛。



“少天,你知道蓝雨需要你。”喻文州一字一句咬字清晰,“蓝雨面对的是什么,联盟面对的又是什么,没人比你更清楚了。”



“什么叫没人比我更清楚?我没听懂。”黄少天呲牙眨了眨眼一脸无辜样。



难道他知道我的事?没道理。黄少天保持冷静。



“关于你爸爸,我也很难过。你不是正因为他走上这条路的吗?”喻文州继续循循善诱,这才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放开了黄少天的手。



黄少天听闻有点泄气,抿着唇,眼神不住向下瞟,看着喻文州的运动鞋,向来挺的笔直的背脊往内扣了一些,好像自己千辛万苦撑起的皮囊被喻文州撕开了一角。



而那皮囊的里边儿,只是一个在下大雨天的家中看到自己父亲完全异化,变成一头狼又被人杀掉的小孩子。



柜门的一线亮光里,那些人类和精神体的动物们血肉模糊,父亲的精神体死后,那匹狼的眼珠子,幽蓝色在黑暗里发光。



黄少天是看不懂那双眼的,只知道它看到自己,一动不动。



黄少天此时也没动,也不知道自己在挣扎些什么,喻文州吹着风,把自己外套裹紧了点。



“你也知道,哪头狼愿意自己的爪子被戴上镣铐啊。”黄少天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企图说服自己严守自由飞翔的尊严和梦想。



“我知道。”喻文州回答,偏了头去看他。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直视着黄少天的眼睛。



“如果锁你的人是我呢?我来你愿不愿意?”



※※※※※



几乎是同时,蓝雨的会议室发出阵阵嘘声,伴着深夜的静显得特别刺耳。



“老魏你怕不是想退休想疯了哟。”



“喻文州?你让喻文州来锁黄少天?那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小毛孩儿? ”



“你才多大?二十几来着?这么早急着退休吃低保等孝敬呢,没毛病吧老魏?”



“大家别闹啊,老魏肯定开玩笑的。”



魏琛一边那个气啊,一边希望喻文州尽快成长起来麻溜弄死这群不听话的小弟,他烦躁地把烟丢在地上狠狠用脚踩灭。



都不知道自己在烦躁着什么。是烦这群不知自己以后死活的人吗?是烦他们明明没比训练营的小鬼们大多少还故作深沉吗?好像都不是。



“都别吵,特么吵的脑子疼,老子是队长还是你们是,费那么多话!我告诉你们,老子不光把黄少天交给他,以后我的位子也是他的,你们以后只管好好给新老大干活。”魏琛沙哑的烟嗓一嚎,下面顿时没人敢吱声了。



“散会!”魏琛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头也没回就出去了。



这之前方世镜一直没说话,不参与也不支持,只是看着魏琛一系列的动作觉得不对劲,这下更莫名觉得魏琛的背影有种逃跑的仓皇,说不上来的孤独。行动比想法来得更快,方世镜拎着满肚子的疑问跟着魏琛冲了出去。



下楼,转角,上楼,上楼,转弯。



魏琛来到了蓝雨的偏角,但是从这个窗口差不多能把蓝雨的大大小小尽收眼底。



魏琛走得快,方世镜还是喘着气跟上的,特么,你让这种人退休,我信吗?鬼才信。



只见魏琛颤巍巍地从裤包里掏出一包烟来,又慢条斯理地点上。



昏黄的灯光下各种会飞的虫子乱七八糟往灯罩上不知疲倦地哐哐撞。



灯是声控的,几分钟过后自动熄灭。黑暗里方世镜只能看到魏琛手里火红的烟头,还有目光所及之处灯火通明的蓝雨战队。



方世镜跺脚,灯骤然亮起。



方世镜看到魏琛知道自己来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咬了咬牙上前。走之前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蜡烛祈祷。



问向导心里话?他一个眼神过来就知道你是不是心律不齐。问魏琛心里话?您还是洗洗睡吧魏老大他没有心的。



“老魏,你今天不对劲啊。”



魏琛吸了一口烟,就你那小眼睛能看出来很厉害吗没看老子正惆怅非要逼着我煽情?



“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说话,那我就多说几句,我以前说过,我只要在蓝雨一天,你做的所有决定,无论对错,我都支持,我信你的为人,信你的判断。”



魏琛吐烟子。少说两句,我可谢谢您了。



“其他我就不说什么也不问了,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急着想走吗?”



魏琛眼里是蓝雨的主楼,他没说话。



方世镜也没追问,他在等。如果这是最后,他不可能什么都不交待。



风吹着树叶沙沙响,魏琛把烟抽完了,半天捉着烟蒂端详许久,这才略为疲惫地开口,“我异能用的太多了,已经开始异化啦。”他似乎是笑着的,眼角有几道纹路。



这个蓝雨战队的创立者,初代队长,联盟初期的大神之一,联盟首席向导努力用轻松的口吻说出一个丢出来千斤重的事实。



“那你……”



“对了老方,还有这个,”魏琛打断方世镜的话,唯恐这人说出什么东西似的。他小心翼翼从脖颈取下一个六芒星的项链。



是个很精致的小玩意儿,六个角浸着海蓝色的珠子。这是方世镜后来才看的,当时他满脑子都是魏琛,哪里有空管这些。



魏琛把项链给方世镜,“这是蓝雨战队的屏障的钥匙,只有向导才能供给能量,你帮我把它交给喻文州那个小鬼吧。”



这是索克萨尔。方世镜知道。



蓝雨战队之所以这么安全,全靠魏琛的异能幻术设立的屏障,有它,蓝雨基地一般人找不到也进不来,现在魏琛说这话的意思是,只要有这个项链,有向导的精神力支撑。



没了他,索克萨尔可以依旧。



没了他,蓝雨也可以依旧。



手心那个还微微暖着的小东西交出去,魏琛的心跟着紧,鼻子接着酸。



他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烦躁了。



“行了我走了。”魏琛摆摆手。



“去哪儿?”方世镜紧紧抓着项链。



“去买包烟。”魏琛挥了挥手里空了的香烟包。左转右转消失在方世镜视线里。



不知道为什么,方世镜觉得,这次,他不能追过去了。



※※※※※



魏琛知道自己为什么烦躁了。



蓝雨的未来,并不属于他啊。



他脚步匆匆出了大门,保安没有看见。

————————————————————————————————

日常求砸评论。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