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喻黄】冷缰(三)哨向。

ooc有。设定基于哨向有改动。

食用愉快。喜欢订阅冷缰tag。

前文找冷缰tag。

——————————————————————————————


【“别输,别输给了联盟那群混蛋们,还有它们。”



“你要我怎么忍心看着我的向导一个人上战场?”



“回来吧,不要逞强了。晚点你就回不来了,天崩地裂都不是你该管的事。”】




蓝雨和尚庙,没有女性看管,小孩子都很皮。



大家都是半大的小朋友,很快混熟。



所以蓝雨有一堆皮孩。



话说哨兵向导虽然属于军中的两类特殊兵种,但是正由于他们的特殊性,稍不注意就会因为精神紊乱出现问题,所以这是两个唯一需要笔试的兵种。有点类似于考驾照,但是难度大得多。



第一次考的时候,宋晓以优异的笔试成绩成功超越了黄少天,拿到成绩的时候,宋晓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喻文州,“诶文州啊,”



“嗯?怎么。”喻文州眨了眨眼,看自己在第二。一般般吧。



宋晓继续对喻文州挤眉弄眼,压低了声音说,“我觉得我有点膨胀。”



喻文州笑了起来,“没事,你瘦,不会膨胀到飞起来的。”



“不不,文州,我害怕上天。”



“啧啧,文州你别管他,是这样的,人人都有特长,宋晓就特自信。他咋不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郑轩路过,耳朵尖,一字不漏听完了他们的对话,对宋晓的“自信”叹为观止。



黄少天也特别适时地出现,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任重道远的宋晓的肩膀,“苟富贵。”



宋晓表示瑟瑟发抖,大概自己是狗没毛病,富贵就不指望了。



“压力山大哈。”郑轩使了个眼色。



宋晓神色凝重点点头。



隔天晚考核全部结束,孩子们聚餐。为以肥宅的目标的腐朽军队进一步助力。



手里的肥宅快乐水装在玻璃杯里相互撞在一起,发泄着所有平时的压力,恐惧。冰冻的深色饮料一口一口刮着喉咙,好像这样马上就可以醉生梦死。



黄少天一边笑和大家打着哈哈,一边走出去接了个电话。



门一关,世界清静。好像门里的热闹与他无关。



手机屏幕再次亮起。



是张佳乐。



“黄少啊你那边听说考核今天结束?”



“对啊你怎么打听到的你果然还是关注你的好兄弟的,百花也是最近吧,你呢怎么样?”



“哈哈哈,当然是一路绿灯。对了为庆祝我给你寄了东西。”



“啥东西,终于记得孝敬你爸爸了?”黄少天问着电话对面的人,往传达室走去。



“你等下啊,叔,有我的东西吗?”



“少天啊,哟,有,刚到的。新鲜着呢!”



什么鬼,新鲜?



黄少天肩膀夹着手机怀着一点点期待和欣慰拆了包裹,瞳孔放大,然后脸上的表情冻在了一起。



“怎么样?是不是娇艳欲滴!”耳朵边张佳乐还在那儿嚷嚷。



“哟,什么东西娇艳欲滴?”黄少天扯了下嘴角。



“我的心。”张佳乐诚恳地回答。



黄少天看着盒子里一颗车厘子没说话,听筒远离了耳朵,就听那边还在说,“感受到了吗?”



“这哪里是您的心,这是您的心眼,就指甲这么大点儿。”黄少天冲着手机没好气地说,他拿手指一掐,好像张佳乐就在眼前。



紧接着是“嘟——”的一声忙音。黄少天挂了电话。



皱眉捏着鼻子拎起唯一一颗放进嘴里,“叔谢谢了,您早点休息。”



“哈哈好,你们也是啊,一群小伙子闷久了可以玩,别太晚了。”



黄少天挥了挥手,朝训练营里面走去,丢了包裹,拍了拍手上的灰。



还挺甜的。



※※※※※



小屁孩儿们都在蓝雨训练营待了一段时间了,魏琛觉得是时候锻炼一下,紧锣密鼓安排了一个又一个哨兵带着一个向导单独前去做任务。



由于向导少,所以每次任务间隔时间都很长,至少对于黄少天来说,盼星星盼月亮,终于轮到他,唯一的遗憾就是和吊车尾一组,不过黄少天不在乎。



因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他坚定的眼神望向魏琛。



我懂!



魏琛点了点头。咋回事儿呢这孩子?



中午黄少天一反往常,早早来到食堂,瞅准了喻文州坐的位置,端起托盘就往那凑。



两人眼神交汇,喻文州点头对他笑了笑,手里筷子起落,继续吃饭。



黄少天吃着饭不时瞟着喻文州,他怎么吃饭和平时一样,和我一起执行任务不应该压力很大吗?这次的任务是A级的啊,他是要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吗?他的体力没有问题吗?



这么想着,嘴里嚼着又吞咽,早已没了东西,牙齿惯性地向下一咬合。



“嘶——”咬到舌头,疼的呲牙。



喻文州抬头,看到对面表情十分狰狞的黄少天,“怎么了,想什么呢?”



黄少天开始没合得拢嘴,嘴里含糊着,“没啥。”看到喻文州盯着盘里的白斩鸡又准备开吃,莫名其妙的一句话突然从舌头上跳出,“哎,吊车尾,你杀过人吗。”黄少天挑了挑眉。



其实黄少天最多不过随口一句,大家都是军人,迟早的事情,问这类问题也没什么大的关系。



“杀过。”喻文州几乎没有思考,没有停顿。他答的速度比黄少天想象的要快,好像生与死在他面前不过是几笔画就能书写完的东西,单薄得像一页纸飘飘然从空中悄无声息落下。



黄少天愣了一下。



喻文州趁他愣神的功夫夹走了黄少天盘子里最后一块肉,“吃饭。”然后迅速扒饭,走人。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丝毫不拖泥带水。



“哦哦好。”



“卧槽喻文州你心脏啊把肉还我!”



※※※※※



黄少天和喻文州这天下午坐上蓝雨的飞机到了任务地点。任务时间,夜幕降临算起,任务目标,拿到一个机密文件。



文件被两个哨兵交替守护。大楼里还存有私人武装力量,估计都是普通人,暂时没有发现别的哨兵。



两人早早蹲在一个大楼屋顶,拿着小型望远镜瞅着楼里动向。



黄少天一身劲装干脆利落,似乎差一个披风一个鼓风机就能成为一剑刺穿长夜的大侠。



——不过显然大侠手里啃的鸡腿不这么想。



喻文州抬目。黄少天几乎是同时扬手就把鸡腿光架准确无误扔进袋子里。



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



这算是跟他置气吗?



事情是这样的。他们在吃饭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



喻文州的意见是饿着。反正中午在食堂吃的又饱又开心不是,而且就眼下的战力分布,目测他们俩也饿不了多久,当然最主要是因为黄少天很强。最后,带着那么一点饥饿的状态其实更有助于大脑的思考。



黄少天表示不高兴不干了,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在雇佣兵的时候和兄弟们出生入死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到军队来吃个东西还有规矩?行,行,我不说别的,我们两个意见不同很正常,没事,我理解,你不吃,我吃,你看着我吃,我不会耽误任务,这总行了吧?



于是就有了先前那一幕,看到黄少天一言不发的样子,喻文州低低地笑了一下。没想到黄少天会这么孩子气。



喻文州眯了眯眼,眼里是楼边的霞光揉碎全铺在黄少天身上,他似乎能看到那头毛发油亮的独狼,独狼靠在专注于鸡腿的黄少天身上,眸中有不容分说将世间众生踩在脚下的傲气与魄力。



一人一狼竟是完全没有半分违和感,反倒成为了对方的一部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许久,半晌眨眨眼,才轻轻地开口,“你这样及时行乐的样子,真是让人羡慕。”



黄少天懒懒地掀了下眼皮,慢吞吞仿佛极不情愿地回答,“为什么?”



喻文州坐直了一些,却把口吻放得又淡又清,“因为每个人从出生到长大,多多少少都背负着什么。”他看着黄少天,说得越来越慢,到最后好像连自己都出了神。



那不知道是把多浓郁的重量冲了多少白开水。不停地搅啊搅。才有的寡淡之味。



喻文州顿了一下,吞咽了一口,意味深长地继续说,“有的人能放下一些,有的却不能。”



黄少天没说话,不知道听出这话里有话没。鸡腿啃完了,傍晚的凉风还在阵阵地吹着。他默默擦干净了手,下意识去抓腰间的剑柄,摩挲剑柄上的纹路。



紧紧地握着。好像这样什么都不会失去。



大楼上两个人的身影都没有动,大楼下早已堵翻了天,喇叭漫漫,人潮涌动,这两个单薄的身影,谁会去管呢。



※※※※※



为了防止联盟为数不多的哨兵向导们出现意外,每个人的身上都安装有测定此人精神状态的仪器。



仪器无线网定位,数据可实时传递回战队甚至联盟。



这么说吧,只要不是荒郊野外,它就知道你今天是不是又心跳加速小鹿乱撞被战队队长逮着偷懒了。



蓝雨的检测室里,魏琛叼着烟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屏幕传回的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动向,由于黄少天的战力是作为以后战队的最高机密,所以这个房间魏琛遣散了一些成员,只留了自己在这里守着。



给黄少天安排的任务难度肯定不低,但是也是肯定他能应付过来的那种,关键是看喻文州。



魏琛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喻文州前几次出任务的精神数值,被拿来和这次进行着对比。



不是怀疑喻文州。是他总觉得在他身上总有些地方是不对劲的。



哪里不对劲呢。



这样想着,魏琛牙不自觉地咬合了一下,嘴边的烟一抖,烟灰掉下来一烫。



魏琛疼的一皱眉,连甩了几下手试图赶走这种针扎般的疼痛,没注意看屏幕。



再次把头转回屏幕来时,他嘴里的烟头,确确实实掉了下来。



烟灰散落一地。



魏琛没管。



他忙着看他战队两个宝贝出事儿了没。



就在刚才,黄少天的精神状态极不稳定,几乎快达到要异化开始的边缘,然而转瞬即逝的功夫,就立马恢复了正常。



带向导有什么用?为的就是稳定战场上哨兵敏感的精神波动,可是就算喻文州随时给黄少天进行同调,甚至把自己精神图景和黄少天共享,那一瞬间澎湃高涨的东西,不可能这么快便风平浪静一如往常。



除非。



除非什么?



魏琛手上加快,迅速调出了喻文州的精神力波动检测图。



魏琛屏住呼吸,忍不住凑上前去离屏幕近些,大气都不敢出,把数据看仔细了。



是的。就在黄少天差点精神断片儿的时候,喻文州用强大数倍的精神力直接强力镇压住了黄少天的精神波动。



就在那一瞬间精神力暴涨,黄少天没事儿了之后,喻文州的精神力也随之下降步入正常。



魏琛没动,凝神看了好一会儿,之后双手颤抖,好不容易才把火苗和烟头对上,连着抽了三根。



他偏头像是思考了一下,后手掌轻轻拂过屏幕,深紫色的雾气聚拢又散开,屏幕上,黄少天和喻文州的精神力同正常哨兵向导战斗情况一样。



魏琛觉得。是时候和喻文州谈谈了。

——————————————————————

终于码出了冷缰3,这一周码字状态非常糟糕,好在今天有成果了。

继续加油吧。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