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喻黄】冷缰(二)哨向。

ooc有。设定基于哨向有改动。

食用愉快。

冷缰(一)走起

——————————————

小朋友,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一个人吗?”

 

 

“小朋友,你比划的什么?我还不太懂。”

 

 

“小朋友,要我带你回家吗?”

 

 

 

 

黄少天对喻文州第一印象就不太好,哪里不好说不上来。

 

 

总之俩人不大对味儿。

 

 

刚从穷凶极恶的雇佣兵出来的野狼崽,哪里看的惯这种正规训练营出生,中规中矩,看上去却偏偏比自己老成几分的人。

 

 

其程度犹如逮耗子的野猫看不起带铃铛吃饲料胖的跟个球的家猫。

 

 

“来来来,我给正式介绍下,你们副队带人外派去了,现在战队里没啥人,黄少天,这是——啧!”

 

 

一大早,魏琛集合了战队里几个小朋友,希望大家相互认识一下。他叼着烟,一脸不耐烦把左看右看的黄少天拉了回来,“啧,小鬼别乱跑,这是昨天给你梳理的训练营向导,喻文州。”

 

 

“你好,我叫喻文州。”喻文州适时伸出了手,袖口翻折得一丝不苟,眼神甚是认真,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家猫表现出了非常友好的态度。

 

 

“我是黄少天。”黄少天答道,他一头乱毛飞扬在空气里,头顶的一小撮毛轻晃了晃。他手握了一下便松开,像是野猫漫不经心地摇晃尾巴。

 

 

黄少天心里不屑,边和训练营其他人打着招呼,边用眼角观察着一本正经和魏琛交待事情的喻文州。

 

 

训练营现在在营里的没几个人,向导更是哨兵界稀有的宝贝,现在的一个战队标准配置差不多是一个向导配八个哨兵,之所以稀有,是因为我们先不说哨兵的精神状态能否得到保证,向导本身能不能给三个或以上的哨兵进行精神同调都是个问题。

 

 

由此可见,喻文州很有可能是蓝雨除了魏琛以外唯一的向导,可是这也丝毫不影响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态度。

 

 

毕竟,相互见面认识之后,紧锣密鼓随之而来的就是训练。

 

 

基础训练不分哨兵向导,黄少天天天在雇佣兵团子里摸爬滚打,虽然在外总是被虐得体无完肤,好在,进了蓝雨训练营成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他由被虐转为了虐人的人。

 

 

他最先完成任务,毛巾搁脖子一搭,拧开瓶矿泉水,对着头就是一倒,图一个爽。

 

 

水珠混着汗水粘在他眼睫毛上,黄少天眯了眯眼,水珠落下,喻文州跑步的身影落在他眼底。

 

 

这人不就是个吊车尾吗?

 

 

“开什么玩笑,以后要这种跟不上我节奏的向导来调整我的状态?”黄少天嘟囔了句,没人接他的话,不过大家脑子里的画面大概是剑客走位风骚跟前面和boss杠,喻文州这个腿短的小奶妈嘿咻嘿咻地跟着剑客到处乱跑,总是在技能释放范围的边缘加血,急得满头大汗。

 

 

直到最后,倒数第二个人取下腿臂上的负重,那道身影仍在以不急不缓的速度稳定向前。

 

 

然而此刻,训练营的人基本都已经开始下一个项目。

 

 

一天下来,大家也总算是见到了黄少天开挂一般的操作,如果说蓝雨训练营的人都是人群里的金子,那么黄少天,那个已经拿自由时间对着空气练剑的人,就是金字塔尖的宠儿了。

 

 

直到黄少天一柄剑划破西沉的最后一抹余晖,喻文州才红着脸喘着气走进了稀稀拉拉寥寥数人的食堂。

 

 

“文州啊,今天又辛苦了,多吃一点。”食堂阿姨天天就盼着喻文州进来,满满当当装了盘补充能量的菜递给了他。

 

 

“谢谢阿姨,您做菜也辛苦的。”喻文州说着伸手去接盘子。

 

 

“哪里的话,你们以后都是前线的,阿姨也没什么能帮上忙,喂饱你们就够啦……”

 

 

“哐当——”

 

 

话音未落,空荡荡的食堂传来金属碰撞到地砖的巨响,撞在喻文州空荡荡的心头。

 

 

门口几个人探了探头。

 

 

只见满盘菜打翻在地,五颜六色搅和在一起,扎得喻文州心有些疼,他愣了一下,看看自己有些痉挛的手臂,手抓紧又很快放开,“阿姨对不起,是我的问题,让您白忙活了,我这就弄干净。”

 

 

“别别,文州你都这么累了,来,你坐着,我再给你打一盘就是了,咱们有多的,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哈。”食堂阿姨连忙扯着喻文州的胳膊把他拉到旁边的座位,前后忙活起来。

 

 

身体素质不好,的确是他的问题,练了很久却好像毫无起色,他做向导有什么用呢?

 

 

难道真正以命相搏的地方,还有人在等对方的向导慢吞吞出现给他梳理一下两人再战吗?

 

 

可别逗了。

 

 

他喻文州自负的所有所谓有用的能力,根本连派上用场的时候都没有。

 

 

喻文州把额前的碎发从前撩到后,眨巴了几下双眼。

 

 

喻文州,不要乱想。把杂念抛开,现在你要做的,只是把身体素质锻炼好,不能说和哨兵并肩作战,至少也能在视线所及之处照顾他们。

 

 

战士们需要勇敢,需要刚毅,需要不屈,他们更需要的其实是一个能够背靠背的战友,这样连恐惧也能帮忙分担一些。

 

 

喻文州又一次邦邦邦在心里给自己钉上了一颗钉子,他似乎一直都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看得清明通透,就像一个在黑夜里也健步如飞的人。

 

 

喻文州一口一口慢慢嚼着嘴里的饭菜,微眯着眼盯着色泽鲜亮的小龙虾出神,他暗地祈祷着,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就快了。

 

 

快了,他觉得他都看到那些东西从分散到渐渐靠拢学会抱团。

 

 

黑暗到来之时,连光明都会吞噬。

 

 

小龙虾被吞进了肚子。

 

 

 

 

这边黄少天练着剑,却是正好遇上带娃回来的方世镜。

 

 

方世镜是蓝雨的副队长,是个哨兵,很厉害,这个黄少天知道。

 

 

可是黄少天不知道的是,方世镜是个全才。

 

 

他最开始只是纳闷,这个上来就笑眯眯一团和气跟他打招呼的前辈,怎么腔都不开一句就开始用步法踏上前。

 

 

然后有点懵,我的剑,是怎么从我的。

 

 

呃,他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没毛病啊。我的右手跑到副队手上的?

 

 

黄少天看着方世镜的眼神有些震惊了。

 

 

“呵呵,不用这么看着我,”方世镜手腕一抖,身子退了一步。“以前也玩过一段时间,大概知道那么些基本的东西,现在你也是蓝雨的人了,你想学,我就教。”

 

 

黄少天差点儿没激动地跪下去。

 

 

也不怪他,黄少天毕竟是个成天外边儿乱混的主,对蓝雨几乎所有的印象都来自于魏琛那个猥琐界的风向标,还理所应当地把蓝雨想象成了奇怪的样子,这下终于见着个比自己厉害这么多的大佬。

 

 

不容易啊!黄少天在心里激动着,一边点头回应,“好的,没有问题副队,你教东西我放心,你也放心我好了,我学着快,绝对不丢你的脸。”

 

 

方世镜显然是不知道黄少天内心奔涌的西湖的水,闻言依然笑了笑,“你天赋那么高,我就怕误人子弟。”

 

 

“没有的事,这俗话说得好,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这些东西更多的也是自己领会的多,但是能有个老师在旁边稍微指点一下,那可就轻松多啦。”黄少天眨了眨眼。

 

 

“副队你看啊,就比如这个,我刚才练习的一招,”黄少天挠挠头,颇为不好意思地接过方世镜手中方才他的剑,握住剑柄的那刻,眼神却陡然一转,仿若深夜躲在森林中看着猎物的头狼。

 

 

猛的,他手臂肌肉收缩舒张骤然发力,剑锋自西向东抹过,惊起一道明亮的剑光,空中挥舞了一下,又收招回来。

 

 

眼里的亮意逐渐消失,暗淡下去,“不是这样的,副队。”黄少天看着方世镜,“我觉得这招自己使了气力,但是没到点子上,根本徒有虚表,没有任何杀伤力,我猜想是我发力的地方不对。”

 

 

“既然你觉得自己发力的方式不对,那么你是在用哪里发力呢?”

 

 

“我?当然是手臂啊。”黄少天理所应当地用剑在手里掂了掂,又挥了下。

 

 

方世镜笑着摇摇头,走上前去捏捏黄少天的手臂,“这个抹剑,要点是用腰,劲力从腰颈肩到臂贯至腕。”

 

 

说完拿过黄少天手中的剑,剑光一抹,他用的力道不大,但由于用的巧劲儿,两人都能看出来这一招不是虚的,而是真正能上阵杀敌,不容易被看出破绽的。

 

 

黄少天又再试了一下,再来一次显然比上一次好多了,锋芒藏于平静的湖面之下,反而在出招的一瞬息中凝着无限的杀意。

 

 

“很好,少天,这次好多了,你看,这剑呢,是百兵之君,一招一式讲求以小博大,一击必杀。用剑之人,要善于隐忍,擅长寻找,把握时机,这是一个君子的信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这剑意才能和你融为一体。”

 

 

隐忍?

 

 

这几年来,我还不够隐忍吗?黄少天眼睛发红看向方世镜,对上方世镜的笑脸盈盈,突地懵了一下。

 

 

那些发光的东西,都是对一个少年,对一个年轻人未来的无限期待。

 

 

黄少天有些慌,因为他感受得到,不止方世镜,还有老鬼,还有队里的前辈们,都在努力推着他,或许还有训练营其他的人向前走,他们在等待,等待这些少年的臂膀足够宽厚,扛起琼楼玉宇,千里江山。

 

 

他握紧了剑柄,脑子里有画面一闪而过。

 

 

不能逃,逃走了没有真相。

 

 

黄少天把呼吸渐渐放平,少年郎干净明亮的眸子直视着那些泡沫般的期待,还有雾里看花的未来。

 

 

“我明白了,副队。”黄少天说道。

 

 

声音冷静而又干脆,言语掷地有声。

 

 

 

 

夜幕笼罩,夜风四起,万家灯火照亮了黑夜。

 

 

方世镜跟魏琛住对面屋,也方便互相有个照应。

 

 

方世镜看到魏琛靠在窗户边抽烟,烟悠悠盘旋而上,散入夜色中,这个联盟的老队长跟寂寞的深夜说不清地相称,心不由得跟着一紧。

 

 

“老魏,想什么呢?”方世镜敲了敲窗台。

 

 

魏琛没回头。狠狠吸了一口烟,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给吐出来,“你看黄少天怎么样?”

 

 

“好。很好。如果没有意外,以后他恐怕是蓝雨的,甚至是联盟的一柄利剑。”方世镜的激动和兴奋溢于言表。

 

 

“是的,可是他只有一个人。”魏琛皱眉,眉头锁着化不开的夜色朦胧,“就算是我也有你,叶秋有吴雪峰,孙哲平有张佳乐,啧啧你看看,有搭档的跟没搭档的效果就是不一样,我话搁这儿了,以后联盟的未来,必定属于双核。”

 

 

未来必定属于黄少天,未来必定属于双核,可是到哪里去找适合黄少天的双核搭档?

 

 

魏琛和方世镜都没说话,烟子充斥在他们身遭,变浓又散开。

————————————————————————

打滚求砸评论。晚安。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