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喻黄】冷缰1(哨向)。

ooc有。设定基于哨向有改动。

食用愉快。

——————————————————————————————

【“其实吧,你待在那边也挺好的。仔细想想和现在也没什么差别。”


“那不一样的。”


“你倒是说说,怎么个不一样法?”】





当的一声响,伴随长剑突然被打掉,黄少天脑子里无端多了许多又粗又乱的黑线,密密麻麻无处安放,大概是因为根本没有意识到这蛇的速度远超自己,然而那蛇身已陡然立起,蛇信吞吐,生死瞬息。



黄少天双眼乱盯,心里躁动非常,不知道看哪里,然后,便对上了那巨蛇的眼睛。



其实他最开始看到这条蛇的时候就体会到了造物主的强大。肉眼看过去蛇身仅仅相叠已达十米左右。



——网上说的网纹蟒最长简直就是扯淡忽悠我这种心地善良又正义敢于迎着困难而上为理想为人民而献身的哨兵简直是世风日下让我感到如秋天般萧瑟如秋叶般寂寥。



它眼睛是碧绿的,中间有一丝彩线把瞳仁圈在里面,眯着眼还能把眼里隐隐约约的菱状网看清楚。



它眼睛很亮,甚至反着光,要不是配合着那双愈来愈大的眼睛,蛇身盘踞在黄少天的力道越来越大,他甚至会以为它是友善的。



还没说完,这蛇的眼睛反着光又煞是通透,甚至越来越大,黄少天却从那竖直的黑色里看到了不属于蛇的东西。有光有影。



光影里混沌了不甘不敢不愿不想。



草地随着蛇的蜿蜒沙沙作响,白云轻轻柔软在天上,还有风飘。



似乎是一闭眼就能回到旧日的样子。



就算是黄少天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直觉了,虽然他一直对自己的直觉抱有极大的自信。



他不信,但是也不敢挣扎。只能努力睁大眼睛,屏息凝神,怕惹得这个祖宗不得意。



尚未被缠紧的手缓慢努力往前移动,蛇身的鳞片刮得他有些生疼,啧,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有没有毒。



风动,树上绿叶落下,输来一阵凉意。



指尖按下,那蛇猛的一颤动。



蛇身骤然收拢。攥紧。原来方才漫不经心的态度只是开胃菜,黄少天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扭曲着。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集中,集中,集中……还是那双竖眼瞳,模糊中里面却多了一个人影。耳膜隐隐约约传来大笑,



“哈哈哈哈哈,老夫见你小子这么多次也有翻车的时候,这下可该从了吧……”



伴随着话音,巨蛇触电般地一抖,便软了下来,放开了黄少天。魏琛却是脚步一顿,眉头锁得有些紧。



“咳咳……咳”黄少天身上一松,便觉嗓子有些发痒,他坐在地上,身子完全没有力气直起来。



魏琛看着黄少天出了神,对实体实施精神攻击,他干过,也算个熟手,只是这次,把到嘴边的闷哼吞了下去,总结成思路快速梳理了一遍。



为什么会有反噬?



来不及细想,口中指令不断,拍着手,“小伙子们,来!辛苦了你们,把这个弟兄抬回大本营去。”还一边戳了戳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当雇佣兵也有一段时间,闲散惯了,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去白塔注册登记哨兵的。



被魏琛明里暗里撺掇不知多少回,让他加入蓝雨为联盟的正义之师出一份力。



此刻他身体虽然不大好动,但是眼神还是很有杀伤力的,本就不小的眼睛鼓得跟个大灯笼似的,别提多亮了。



“怎么着?这次玩儿大了爸爸救了你,还不知道感激?是准备跟我回去消了你的黑户还是跪下来唱征服啊?乖乖,从了我吧。”



黄少天眼珠子直转,就差从地上蹦起来——什么从什么??哎哟可别,我从您老母亲吧!哎老铁,求您了别抬我去蓝雨吧!



魏琛忍着头疼,慢条斯理点了一条事后烟,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也觉得好笑,起心逗逗小屁孩,



“不去蓝雨你就躺这儿等着有人来给您收尸吧,这荒郊野外的,连个蛇都搞不定,啧啧,现在的雇佣兵孙子,素质都这么差了吗。”



黄少天摇着头——荒郊野外个鬼啊这里只是外环,有点智商的人都知道这蛇不是普通的东西,还有我只是个见习雇佣兵,没拿到正式的,你睁眼说瞎话呢吧。



“嗯,乖啊。咱不怕,爸爸带你回家,回咱们蓝雨哈哈哈哈。”魏琛揉了揉黄少天的乱毛,无视掉黄少天跟挠痒似的眼神。



魏琛长长出了口气,烟雾缭绕,阳光透过烟照到他的手臂上,魏琛挠了挠,有点痒,眼睛也没往这儿瞟。



那皮肤泛起一片紫红又很快隐去。




回到蓝雨已经是傍晚。



黄少天运气不太好,作为一个受伤的哨兵,理应该是向导好生梳理一下才对,但是现在魏琛精神攻击收到反噬,状态不好,一个不注意会把黄少天也拉进危险的状态。



郑轩这个小鬼其实也可以上,但是此刻他正好被指派外出。



于是梳理黄少天的任务就交给了训练营唯一完好无损的预备向导——



喻文州。



说句中肯点的评价,喻文州这个预备向导,实在是普通。打人群里没什么扎眼的地方,但偏偏完成任务态度非常端正,为人处世也很温和,讨人喜欢。



非要说什么缺点,大概就是体能训练的时候,大部队都到了目的地,远方那个移动的黑点速度有点慢吧。



不是没有想过把他踢出蓝雨训练营,毕竟白塔里的不论哨兵还是向导,都是该上得了战场独当一面的精英,一将功成万骨枯,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



魏琛觉得他不合适。



但也是真的心疼。



你看着他每次迟于完成训练项目,大气还没喘够,板凳儿都没坐热,又去忙于加罚。



没有怨言,只有行动。



虽然慢,但他的脚步从未停止。



他的眼神,也从来没有变过。



盖将其自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日终西沉,斗转星移。他的目标就放在那里,大家都明眼见着,任何东西似乎都动摇不了。



那种山不过来我就过去的执念,魏琛是懂的。所以他也放任这个少年的脚步,至少现在作为蓝雨的队长,他还能护着喻文州,他也想看看,这个年轻人能走到哪一步。



实在走不了,大不了让他永远待在后勤,也好过有一颗跳动的心脏却不能和同僚站在一起的苟且偷生。



“队长。”喻文州过来了,少年显然是第一次晚上接到指令,有点紧张,没有完全长开的眉目绷的很紧。腰背笔直,不容出错。



魏琛点点头,朝床上躺着的黄少天抬了抬下巴,“刚来的小鬼,我今天不方便,你帮我给他梳理一下。”



老年人似乎是看着这些小辈儿有点唏嘘,摸了摸裤包,掏出根烟,看着所谓伤员的份儿也没点,叼在嘴里全当解馋,坐在旁边看着喻文州给黄少天做梳理。



向导的精神力肯定是比哨兵强不少的,哨兵因为感知力远超常人,战斗之后精神较平时紊乱些是常事。



这时候向导的任务就是靠他们强大的精神力引导并梳理哨兵的精神力步入正轨,跟给一炸毛的猫顺毛差不多。



喻文州对昏睡的黄少天伤势不怎么了解,外伤之前已由专业人员处理过,想要更深入,只能进入他的精神里亲自感受,但是此事涉及每个哨兵的私密,喻文州下意识往魏琛看去。



魏琛大概猜到了他想问什么,点头表示应允。



喻文州望向黄少天,凝神。



睫毛还挺长的。



他进入黄少天精神的前一秒想着。



黄少天的精神世界是一片森林,喻文州也没多看,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用一瞬张开自己精神网,快速扫描了一遍,并无大的紊乱,于是筛筛无用的东西,整理繁杂的心神,就匆匆退了出来。



梳理完已是入夜,虽说梳理本身难度并不大,但还是耗时耗神的。



话说退出来的时候有些奇怪,魏琛一直关注着两人的情况,看到喻文州有那么瞬间瞳孔放大了一下,又很快恢复正常,眯了眯眼。



“怎么?”他叼着烟,嘴里含糊道。



“没什么。”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微微吞咽了一口,又退开他身侧,脸色如常,指甲用力掐了下自己手心,好让意识清醒一些,看向魏琛,“他没有大碍,该梳理的我都弄好了。”



说罢又看了看黄少天,眨了一下眼,对着魏琛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方便继续待在这里。



“队长,既然梳理已经完成,我晚上也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做,我就先走了,如果队长还有其他的事情随时联络。”



“行,你先回去歇着吧。”魏琛摆摆手。



喻文州关上门,从走廊的窗户看向外边儿。



月色高挂,树影幢幢,夜晚静谧又迷人。



如往常。



喻文州抬步,走向训练营公寓。



是夜。



有地方不知道什么动物三三两两凑在一堆什么语言都有。



房间里魏琛站在黄少天的窗边一口一口吸着烟吸着夜色。



被子里黄少天意识渐渐回涌。很少进入白噪音包裹的环境,对受伤的他显然十分受用。



喻文州在浴室洗澡,水珠顺着柔软的头发滴下。



他耳膜边是哗哗的水声。



其实泡在热气里,理应是整个人都放松的,喻文州却皱着眉,眼睛死死盯着墙上的空白,好像那里有妖魔鬼怪。



他全身肌肉都是紧绷的。背后虚虚像浮上一层冷汗,又很快被水冲散。



怎么放松得了。



喻文州精神力相当了得,就算睁眼都能把自己的感觉放回刚才的环境中。



可坏就坏在这里,他无数次地深入黄少天的精神领域想一探究竟,又无数次地体验手脚冰凉的恐惧。



他感觉。



猛然回头。



自己好像在森林里被一头狼看了一眼。



魏琛一直等着黄少天醒来,大约直到深夜。



黄少天可能是觉得在白噪音环境下待着也挺舒服,可能觉得是时候加入组织了,出奇地没反抗,很平静地睁开了眼。眼珠子转过去瞥了一眼魏琛——切,老鬼。



魏琛的精神力甚至比黄少本人天更快意识到他的苏醒,几乎是同时,摁灭了烟头,看向他——啧,小鬼。



两人相顾无言。



半晌,魏琛那边活动了一下,都知道老年人身体不好,于是换了个姿势,看他那样子,好像是想开口的,于是黄少天一颗雀跃的心蓄势待发,以为又是一场嘴炮战,做好了应战的充分准备。



谁知道对面开口居然不是满嘴跑火车。



魏琛声音有点粗,轻飘飘且又没头没脑来了一句。



“小鬼,你当雇佣兵多久了?”魏琛问。



黄少天愣了一下,“没多久。”摇摇头。



“上过战场吗?”魏琛又问。



“没呢,等级不够。”话音未落,那边魏琛就笑开了,走过来就是一阵乱揉头,“哈哈哈哈哈我就说,你这小子,这次的任务怕是偷来的吧?”魏琛三问,不过这次语气十分之肯定。



“我去老鬼,不是因为这个你能找到我这个联盟未来第一剑客吗?能吗能吗能吗?再说了,现在我人已经在蓝雨了,以前的事儿咱翻篇了行不?多大人了,老抓着一件事不放,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说是翻篇了,其实黄少天小朋友进蓝雨当晚,就在日记本上愤愤写下一个了魏琛。



涂了个墨圈画了个叉。



这是联盟未来最伟大的剑圣摔的小小的一跤。他这样写着。小到在自己光辉事迹里微不足道可以忽略不计。



然后八百字大论洋洋洒洒痛批魏琛。看完点点头。



嗯我他妈真是个人才。



后来有天无意中被魏琛发现,哈哈小子,有眼力!这么夸我我真是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



此人脸不红,心不跳。



可谓是猥琐界的老江湖了。实在是令人叹服。



当然,这也是后话。



房间里,魏琛只是突然把浮在皮囊上的笑容一收,语气像是拖着厚重的十字架,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小鬼啊,你要见的东西还多着呢。”轻按了一下黄少天的头,转身离开。



“好好睡,明儿给你接风。”魏琛摆摆手。



后来大概是累极了,黄少天很快再次入睡。



再后来。



黄少天再次回想起来,那便是几年之中,自己睡过的最安稳的一觉了。


————————————————

打滚求评论。下一章看反馈。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