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棉花糖。圣火越女。

短小精悍。
食用愉快。
————————————————

圣火本来是以撩遍全武林为目标的。

原先只是觉得这么半逗弄半认真的态度看中原人的反应挺好玩儿。

可是后来他遇到了越女剑。

刚来也就到他腰那里,小小的,穿着干练的青色短打服,青色的发带仔细地绑了两根辫子乖巧垂在肩头,无剑介绍她的时候她手紧紧攥着无剑,差点儿没把脸埋进他怀里。

之后稍微熟了,但只要跟她说话靠近一点越女就会笑着脸红。

还挺可爱的。圣火想。

她喜欢喝酒,但是酒量不好,有次醉了,眼里亮亮地镀了一层破碎星光,大家哄笑着说来个人送她回去休息。

越女埋在酒杯里傻笑,眼睛微缩,快速瞟了一下对面坐的圣火。

喜欢一个人眼睛哪里藏得住。

夜风把越女吹的清醒了些,她被圣火背着,下意识就紧紧抓着圣火的衣服不松手。

“越女乖,这衣服质量可不是很好,等会儿拽坏了你得赔。”

“赔就赔…”她伏低了些,酒精让她千躲万藏的情感尽数挥发在空气中“嘿嘿,那样你就能缠上我了。”

“好好好。”

圣火低低地笑了一下,越女的头发在他耳边有些痒,他抬头蹭了蹭她,“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后来的某一天,越女又醉了。

圣火还没来得及去抢她的杯子她已经从杯子里面抬起头,眼圈倏地红了。

圣火心里咯噔一下。

有大事发生。

就见她软软的贴向圣火怀里,小声抽抽搭搭,“我没有淑女姐姐好看,没有她有女人味,你为什么要喜欢我?是不是糊弄我的?”

圣火深知此刻不能用一般方法糊弄过去。

有点用力地扳过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异瞳倒映出她的身影。

然后一本正经地说。

“胡说。我就是喜欢你的脸。”

小姑娘欢欢喜喜地踮脚亲了一口他的下巴。

嗯。真乖。

——————————

老文了,当时发了秒删,突然看起来还挺可爱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