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紫薇×无剑。

短小精悍。
随便写。
——————————————

无剑憋着胸口的一团气息,为了减轻痛苦,缓缓地再将它吐出,他两只手指尖支撑着全身,一点点让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跟个僵尸似的的身体从床上坐起。

慢吞吞地平移到床边,悄悄准备下床。

“你伤还没好。”清冷的声音从房间角落传出来。

“呵,那又怎样?”无剑没搭理那声音,慢条斯理地穿衣服,四指颤抖,胳膊僵直难以屈伸,嘶了一声,这才艰难地把手臂装进衣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躺在这里有什么用?”接着一瘸一拐地往门口走。

紫薇从黑暗里走出来,剑鞘一扫,拍了一下无剑腹部的伤口,无剑后退了几步,一句闷哼都没有发出,嘴角上扬着,目光肆无忌地在紫薇身体上下扫,好像这样能把他的衣服给剐下来。

若在平时,少不了又是一顿架,这时紫薇不过干脆利落地将无剑打横抱起,放到床上。

“无剑存在的目的就是希望,你只要活着就够了,其他事情都交给我。”紫薇鼻尖轻轻在无剑的鼻翼蹭了蹭,小心地哄着这只随时都会炸毛的混蛋。

“只用活着?”无剑挑眉,没有回应紫薇的话,右手伸出抓紧了紫薇的领子,眼里有着紫薇太过熟悉的山河。

“我记事就被冠姓以无,现在我连无剑都不是,你他娘倒是告诉我我是谁?”

他们的山河。山河风雨飘摇,魑魅对神灵叫嚣。

紫薇心下微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当年自己是怎么把那个男孩带回的。

“你叫什么名字?”紫薇那时候也小小的,还未被允许使用紫薇软剑,腰带间只是一把普通的软剑,如果不是梦间阁的任务,他都不想多说一句话。

那男孩小小的,头发毛楂楂的,生硬地回答他,“我只被别人叫过垃圾。”他舔了一下嘴唇,似乎并不怕紫薇,挑衅之意暴露无遗。

“那从今天开始,你将成为一个有名有姓的人。”

“你将被冠姓以无。”

名字是紫薇给的,无剑救世主之名也是紫薇撑起,但是他不过是抢占了百年前那个英雄无剑的灵魂的魔鬼而已。

紫薇眨了一下眼就回过神来,轻轻碰了一下无剑干裂的唇。

无剑很烦躁,因为他们已经孤立无援。但是他更烦躁的是,紫薇一点儿都不担心,不急不缓一直游刃有余留有后手的样子。

但是奇怪的是,好像天崩地裂,真的就可以随它天崩地裂去。

那就随他娘的天崩地裂吧。

前路很远,也很暗,然而不要怕,不怕的人面前才有路。——鲁迅。

————————

高考三个月。加油了。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