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冬天是会很容易想起他的。

那天萧景琰看到宫里的梅花开了。

好像冬天给他的印象就是雪白的狐裘。口中呼出的白气。白玉做的头冠。黑色光秃的枝丫。

还有疏瘦清斜的梅花。

没由来的心悸了一下,歌舞升平里,萧景琰的酒樽突然落在了地上。

群臣舞姬们跪在地上,头恨不得黏在上边儿。

萧景琰遣散了他们。也没说多余的话。

高公公立在旁边。

“高公公,”他忽然开口。

“奴才在,陛下有什么吩咐?”

“苏先生呢?”

“……陛下,您看苏先生几年前…”

萧景琰眼神晃了一下,打断了高公公的话,片刻的失神间不该说的话已然出口,“你去看看,看看他穿上狐裘没……”

“看到了就……就回来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