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愿乘长风破万浪(微无剑×紫薇软剑)。

ooc有。
短小精悍。
食用愉快。
欧风。世界观自己乱想的。
————————————————————
夜色。剑殿。

长长的走廊上烛火腾地燃起。

来人一身戎装似乎刚换上,搭在肩上的银白色发丝没来得及束起,衬着火红色的战袍有些突兀。

那人军靴踩得噔噔响,盔甲的金属和佩剑不时碰撞出轻微的叮叮当当。

路过无数个落地窗前的月光,似乎那月光最青睐的不是行色匆匆的人,而是人胸前的纯黑胸章以及手中漆黑如墨的长剑。

若不是此刻宫殿陷入沉睡,夜幕粗糙地遮掩住一切,这皇城里谁不能认得这便是那位传说中几百年后再次临世的救世主“无剑”?

此刻无剑的步子放慢了下来,长剑也已放回腰间。或许连他自己都未察觉,方才微微皱起的眉头已经舒展了些。

看到紫薇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不禁心下就放松了些,嘴角微勾,下巴轻抬,眉毛一挑,算是打个招呼了。

紫薇沐浴在银辉下站得笔直,眸色淡淡的看不出表情,他看着无剑好像一副轻佻的样子心里犯起嘀咕,这小子怎么一脸轻松的样子,难不成前些天传来的有人背叛的消息是假的不成?

他退了一步,不动声色地以复杂的眼神看着无剑,细细观察,开口道:“那些人呢。”意思是你小子不是说有大麻烦,于是我千里迢迢风尘仆仆跑回来给你擦屁股了,然后你一脸轻松的样子你是要闹哪样。

可惜人并不能知道紫薇微妙的心理情绪。无剑站定,脚下的砖块传来一声不吐不快的闷响,似乎比以前夜夜笙歌踏在上面的清脆沉重了许多,他半边脸浸没在阴影里,半边照着月光,笑得越发灿烂。

就像曾经他轻扯紫薇的衣袖,然后得到一直想要的南翎宝石的样子。

他又踩了踩脚下的砖头。

“做成宫殿的一部分了。”无剑的声音纯粹,好似一块没有瑕疵的玉石。

“我很喜欢这块砖,因为这个角度,”无剑用手在自己腰部粗略地比了一下,“我以前晚上偷偷从房间跑出来,这个位置只要天气好就能看见整个午夜的月亮,还有月亮前面,皇城城墙上的哨兵。”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好像没有说完。

但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紫薇也没有问。

因为无剑已经没有踩在那块砖上了。

他们其实闭着眼还能想起那个被人管住,偷偷出逃的心跳。然而现实把这段不短的时间拉成了很长很长的样子。

已经很远了。现在就像赶鸭子上架般被人众星捧月,肩上莫名其妙扛起了四海八荒。

你能退吗?当然不能。

还能回去吗。当然不能。

我们的使命是照亮整个世界,熔化世上的黑暗。
——莎士比亚。

————————————
不知道这个能不能算无剑帅…。 其实我觉得世界观没有解释清楚,以后有机会写个他们的长长的故事。@南歌_°

评论(2)

热度(24)

  1. 南歌_°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转载了此文字
    在座的各位皆是我男票系列[深沉.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