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喻黄】卡萨布兰卡。

ooc有。
短小精悍。
食用愉快。
————————————————

清月高照,树影幢幢。良辰美景。

喻文州放下了笔。

信步走到院子里,难得的闲暇之余,他抖了抖袖子,把身后房间里的文案都放下了。

哪怕是远离金陵,喻文州也每天监视着皇城的风吹草动,暗道上天天有人给他送消息,着实不消停。

此刻心里突然空下来,有个人的模样才得以在他眼前渐渐浮现,然后轮廓清晰,好像那人就站在那里,握着剑柄,肆意张扬地将这清冷的月光划破。

喻文州坐在小院的桌前,端着小小的酒樽,轻轻摇晃,樽里无酒,只有静静的月色。

蓝雨的家主也做了有几个年头,他习惯将大大小小的事情慢慢在心里铺展开来,把一针一线不急不躁地梳理好,再向下交代。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思念,又能与何人说?

它不来则已,一来便如覆水般倾倒在心里,再容不得其他东西。就像吃糕点,你如果喜欢,且只有这一块,是不会大快朵颐的。而是含在嘴里,一点点地吃,既不会发出声音让别人听到,也不会让别人知道它的滋味。

是有一年不见他了。

当初一走了之,他还气得跳脚呢。想到这里,喻文州轻笑。而后又张了张嘴。

这杯敬你。

修长的手指将酒樽稳稳的倒转。

里头大把皎洁倾泻。
——————————————————
…。开学前最后一篇,我真停笔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