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了别催咕咕咕

不会不懂不是,要学的有很多。

头像感谢我家画手@DUSK
谢谢您咱们一起加油。

折柳(全员道别|治愈致郁)。

ooc有。
良心写。很长很长。全员向。
食用愉快。占tag致歉。
有的人是没语音整理网上也搜不到个人剧情,有的是确实不熟,防止过分ooc会少写一点,致歉。
————————————————————
致梦间集的你。

你做了一场梦。

梦里竹外桃花笑着春风迟来。

-------【金刚降魔杵

“啊?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少年急忙从坐垫上站起,眸中慌乱尽收你眼底。

“嗯。该走了。”你伸手揉了揉他本就凌乱如鸡窝的头发。

“我手抄经书三百遍,抄完你能回……”'回来'二字,卡在喉咙,像鱼刺一般,少年这才意识到它的沉重和遥远,埋下头,而后以拙劣的演技换上笑颜,“抄完能渡你在那个世界一世平安吗?”

你把一切看在眼里,握紧拳头,声音有点发抖,“能,当然能。”

这是你每次看到,都会嫌弃地放在一边不管不顾的少年。

-------【流光银刀

“要走了?”他蓦地抬头,太过苍白的面孔,你隐隐看到有些微红的眼圈,他慌忙之中背过身去抹了抹脸。

“嗯。”你的声音几不可闻。

他沉默了一下,挺直脊背,不过与你差不多身高。

嗯,刚来的时候他才到我胸口。

“无剑,你能不能……”

“嗯?”

“能不能……”

“能不能再同我牵一次手?”

这话,轻飘飘地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

这是那个常常口是心非语出伤人的少年。

-------【金丝冰绡

“要走了吗?”他从书里抬起头,眼神透亮清澈。

“嗯。”你点点头。

“你放心的去,古墓这边的事就交给我吧。”他身形单薄,言语却不容你拒绝。

倒是长大了。

你挥了挥手利落转身,没能看到他站在风中。

瘦弱得好像随时能倒下。

这是你来时经常陪在你身边逞强为你挡风挡雨的少年。

-------【毒龙银鞭

“要走?”还是来时那树桃花,他欣长的身影站在那里,妖艳的身姿远远胜过那团桃色。

毒龙漫不经心地看着你,你却觉心头一空,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无处不在的杀意包裹着你。

你吞了一口水。

“罢了。”他收起鞭子,你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在哪儿留不是留。”

桃花在风中摇摆不定,沙沙作响。

有花瓣落下,他缓步走向你,内力把花瓣震开,漫天飞舞。

“留在心上也好。”他把手心包裹得完好无损的一朵别在你头上。

这是你最惧怕,却也是待你最情深的男人。

-------【银缕拂尘

“可是该走了?”他转身,不过轻轻几步,便飘至你的身前。

“嗯。”你还记得他有洁癖,微微退了一步。

谁知他不退反进。

以往对你说的“离我远些”现在就像啪啪的耳光扇着他自己的脸。

你的手被包住,入手冰凉,你不禁缩了缩。

他皱眉,定定的看着你。

“若是觉得那里人心冰凉,就回到我身边。”

你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劲点头,酸楚疯狂倒灌于鼻腔。

“我有一缕拂尘,可拂去所有不该降临在你身上的灰尘。”

耳音柔软似拂尘,扫过你心上,不留一丝黑暗。

这是你平日素来不敢招惹的道长。

-------【密宗金轮

“你这是以为我不能强大到保护你?”他金发刺眼,眉头紧皱。

什么时候了,还嘴上不饶人。

“自然。”你一如既往地怼回去。

他愣了一下,多大个人了,站在阳光下居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你有点慌,想补救一下,“不是,不是,开个玩笑,只是我要回家了,不能一直待在这边。”连连摇手。

“家?”他眉宇间恢复了一些神智,眼睛里却仿佛有了点别的东西。

那目光穿过山水重重,停驻在一片草原上。

你突然想起来,他也曾是王公贵族,被多少人奉为神明,如今流落江湖,四处狼狈躲藏。

那些山珍海味,曾经厌弃它软了硬了,炖的时间不够长,味道不够淳朴,不够浓郁,不够鲜香。

如今一块面饼,也能狼吞虎咽。

“回家?”他又说了一遍,“挺好的。”

“不过要保护好自己啊。”

一句话把他打回原形,让他突然说了句人话,你有点不适应。

这是你曾经最不感冒的自负的男人。

-------【青光利剑

“无剑,该上路了。”男人背着一柄蓝色巨剑,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

……上什么路你全家都上路。临走前,这是第一个要催你快走的人。毁了气氛不说,你默默在心里吐槽,碍于他的剑技,不好直接开口。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你挑眉,眼中锋芒直直对上他的。虽说你们在一起除了比剑没什么其他事情可做,可这时,心里还是有地方在不断挠着你。

“有说的吗?”青光沉吟了一下,离别的场合对他再熟悉不过,有的友人甚至相处不过是一壶酒的功夫。

“那……”他的笑声在你耳边响起,“你在别处也定要睥睨天下,平定四方。”

“没有做到可不许来见我。”他留下你一个背影,青蓝色的身影在夕阳下却尤为伶仃。

这是你最得力的宝剑。

-------【虎头金刀

“这么快就要走了?”他耳朵动了动,金属环撞在一起哐哐响。

你不知销毁了多少虎头金刀,他是最新的一个,销毁后记忆刷新,他记得的仍是你护住他的身影。

谁都无法撼动的身影。

“嗯。”你心虚地别过耳后的头发。

“那你还会回来吗?”他问,“或者我骑白雕去看你?”被你维护得紧,他心剔透得玲珑。

不知道离别为何物。

“我要走啦!永远不回来了!永远没人护着你了!”你狠心,猛的推开他,刷的一下拔出腰间长长的剑,剑铭“无”。

长剑抵地,你音色微凉,夹杂着昆仑山不化的积雪,“你太弱了,没能力和我一起走。等你什么时候有六花护身符再说。”

少年维持着刚才狼狈的倒地模样,眸色微闪,“混蛋无剑!”

你站定。

他匆忙爬起来,身形晃了晃。对于少年人,长大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你忽然觉得他肩膀能扛起一座大山。

“谁要你保护!!!六花有什么好!我以后有了七花就接你回来!”

你张了张嘴,哑着声音低声道,“但愿如此。”然后收剑入鞘,匆匆离开。

背影狼狈地像一条只会吠的败狗。

他站得笔直像国王的亲卫。

这是你一直护着的小小少年。

-------【碧海玉箫

“走了吗?”他停下箫声,笑盈盈地看着你。

眉眼间有万水千山。

你们相对无言。

“我再为你吹一首吧。”他开口柔声打破寂静,“你一走,可就没人能听懂啦。”他眨了眨眼,全无离别的伤痛。

你这才想起来,你走了,他在世上,再无知音二字可言,而又安心,世界之大,除你之外怎会没有能听他箫声之人。

“会有的,会有的。”你以为自己在安慰他。

想来也是好笑,你还是不懂他。

这箫声绵长,蜿蜒曲折,似断非断,跳动的音符之下隐藏着隐隐哀伤。

“好曲。”你直夸。

当然是好曲,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今天临走你不懂。

以后自是也不会有人懂了。

他将手里的箫递给了你,你知道没办法带出去,还是收下了。

这是你杀伐之中的宁静之地。

-------【圣火令

“小花猫,不打算和我去看看波斯的月亮了?”他笑着刮了刮你的鼻尖。

“圣火,我得回家。”你上前,轻轻地抱住他,像从前一样取暖。你感觉他身子一僵,想要回应你,却终究放下了手。

“也好也好。都回家,都回家。”他有点语无伦次,勾人魂魄的异瞳此刻看着纯净如琥珀,亮得惊人,明明是个活了上千年的东西,见惯了生离死别。

你本没有什么心潮起伏,却无端因他哄你这句话失了神,双手颤抖紧紧抓着他的衣衫,埋在他的臂弯处。

强忍着什么。

他轻轻拢住你,“我在呢。”声音缱绻到沙哑。

你靠得更近了。

这分温暖,以后再也触摸不到。

“无剑大侠,以后可不许哭。”

“我不在,没人帮你擦眼泪了。”

“对不起啊。”

语毕,圣火觉得臂弯处一凉。心里一声叹。

他的小花猫还是哭了。

你泪如雨下。

这是你生平逢过的。最温暖的人。

-------【真武剑

“你道行尚浅,这就要走?”他皱眉,还是不敌你眼中的坚决。

说完摆了摆手。不像是对你,倒像是跟他自己。

“无妨,有事再回来找我罢。”说完飘然离去。

你以为他无心于你,他只是强迫自己不去看你。

这是你手上的帝王之剑。

-------【归一剑

“可是要走?”他金色的发丝在空中飞扬,和斜阳的暖色很是相衬。

“嗯。”你抓住自己的右手,防着不去帮他理好那一缕乱发。

就像他井井有条的计划中突然算漏的一环。

“也罢,本来是有你的。”他轻笑了笑,话语来的略微突兀。

你有点不明白了。

他的愿望里,他的计划里,他最终想要到达的地方。

那里有你的身影。

乱的是头发还是你?谁知道呢。

他揉了揉你的头发。

这是你经常委以重任的男人。

-------【分水蛾眉刺

“真的要走?”他收起峨眉刺,眉眼尚未长开,少年人力比多无处发泄,跳上跳下地蹦哒。

“嗯。”你笑了笑,“可惜了,我们那里很多美食,不能和你分享了。”

“没事,”他摇摇头,“只要你吃上了,吃的开心,分水就很开心啦。”他眨巴着眼,心里自是通透。

这是你曾经独当一面的小队长。

-------【妙手白扇

“哟。走了啊。”他把折扇往手上一敲,算是收剑入鞘的意思了。

“嗯。走了。”你抬了抬下巴,算是个意思了。

他眸色微闪,张嘴却没说话,不知道吞了什么进去。

良久,又是啪的一声,折扇一开,他打着扇,像是掩饰着什么。“以后机关算尽,可就没我护着你拉。”语气尽是稀松平常。

只是混成人精,满腹经纶也逃不过一个字。

又是一声叹。

你这本书,大概他没有机会再读下去了。

这是你的幕僚,如沐春风的男人。

-------【冰魄银针

“走了的人还找我干嘛?”他冷笑,瞳孔里满是嘲弄。

你缩了缩脖子,还是挺直了背脊迎上他的目光。

“冰魄你不必如此,我只是道个……别。”你眼前什么一晃而过,脖子旁就感觉抵上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你鸡皮疙瘩抖了一地。

他放缓了语速,一字一句如针扎一般刺在你的心上,“你就这么走了,我的毒又有谁来解?”

你刚想开口冰魄是古墓用毒之大家,有何毒不可解,就见他上扬的眼角里,还藏着古墓里无法与人言说的孤独。

能说什么?又不能说什么?

离别时,有的人歇斯底里,有的人极力用什么去遮掩什么。

怎么才能让自欺欺人瞒天过海?

你不知道了。

他放开你,冷哼一声。

这是你身边最得力的杀手。

-------【淑女剑

“无剑,要走了?来,和姐姐喝一杯!”她不由分说一把揽过你比她还高出一点的肩头,粉色发端弄得你鼻子有点痒。

“姐姐,你还是少喝点吧。”你看着她一杯接一杯不曾停过,急忙伸手去拿开她的酒杯。

“无剑,亏我那么疼你,你就这么走了!”大概是喝醉了,她口词不清地说着什么。

你无奈地把耳朵侧到她嘴边,她上嘴唇碰下嘴唇,听清她说的什么,你吞了一口水,眼里浮上一层淡淡的雾气。

“人不狠站不稳,除了我,不准你被其他人欺负……”

-------【君子剑

他来时看着倒在桌上喃喃自语的粉色身影,皱了皱眉,你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走吗?”他淡淡的瞥了你一眼。

呃。像是在赶你走。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你打着哈哈,“那个,没事儿,君子,我已经喂了她醒酒汤了,啊。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不送。以后也请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他的眼眸隐藏在了暗处,你看不清楚。

他们是你天天头疼的姐弟。

-------【越女剑

“无剑,你来了?”小姑娘端着一个果盘,瘦弱的肩膀上背了两个包裹,似乎是等着你来。

其他人都说你要走,只有她说你来了。

“这个,去头疼的,这个,甜的,你喜欢,哎这个,这个不好,路上你吃不方便。”她眉飞色舞,脸上一朵绯红,一个劲往你怀里塞东西,直到最后你好像抱着一堆小山。

“越女,谢谢你。”你找了个地儿把东西放下,大手捏了捏她有些婴儿肥的脸,“你知道我没办法带走这么多东西。”

她涨红着脸,看了看准备好的东西,又看了看你。说不出话来。

“你要乖,要听你姐姐的话。”你摸了摸鼻子,抓耳挠腮也只想出这句话。

她狠狠地点头,眼圈倏地红了。

这是你宠的小姑娘。

-------【绿竹棒,浮生剑,打狗棒

“我不知道怎么叫你了。”你坐的很没姿势,往嘴里灌了一口酒,辣得像一把刀子划过喉咙,灼烧着心里的东西。

“那就别叫了。”他想抢过你手中的酒,被你一个轻功躲开,再轻轻一挥袖子。

堂堂浮生剑被你灌了个满嘴的西北风。

“……卧槽无剑你都要走了喝个鬼!”

你没说话,一个劲倒,半数洒在外面。

“喂!”他见你不搭理,在你耳朵旁大吼了一句。

这小孩子脾气对无剑大侠非常没有杀伤力,但是无剑大侠大人不记小人过,掏了掏耳朵,懒散地连眼皮都不想掀,“嗯。”

“江湖再见。”他轻声说。

你愣了一下,轻笑,“江湖再见。”

说着拿开他正准备伸手去拿的酒壶。

“卧槽卧槽,无剑你给我等着!”

这是你的。至交。劲敌。

-------【玄铁重剑

“我该走了。”他重剑扛上肩头,像是要出征。

“我也该走了。”你拍拍他的肩膀,有点费力,毕竟矮上一大截。

“你那地方可美?”他莫名其妙来了一句。

“美哉壮哉。”你不假思索的回答。

“哈哈,好!”他与你目光相接,“这山水,我们兄弟俩便替对方看遍!”全无半点离别之痛,倒是有几分快意江湖的样子。

这是你最好的兄弟。

-------【金铃索

“你要走了?”他一如最初的冷淡,好像这些天你们的契合度白刷了一般。

“嗯。”你有点摸不着头,空气中寻找着他的目光。

“要走便走,不要啰嗦。”他偏了头,不去看你眼里的热忱目光。对他来说过于灼热了。

还是古墓比外面好吗?他不禁问自己。

你伸手又放下,家是必须要回的。

只是当初他说过要答应实现你所有的心愿。

这最后一样,竟是让他离开你。

铃铛冰凉,寒起于心。

这是最开始便对你不离不弃的少年。

-------【屠龙刀

“要走了?”他长刀在手,火红几乎要凑到你身上去,“可惜啊,又没了一个对手。”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武功的路还长。”你敬了他一杯酒。

“也是,那就后会无期了,祝你的路越走越远!”他爽朗的笑声吸引来远处的人。

-------【倚天剑

“嗯?你要走了?”他收起剑,打量着身前的你。

“是啊。”你点点头。

“东西都带好了吗?”意外的老妈子性格。

“好了。”你乖巧的继续点了头。

“那便走吧,在那边好好过。”他笑了笑,眼角盈盈笑意流动。

他们是你最得力的搭档。

-------【御蜂

“你这是与我告别?”他脸色微红,似乎有点不相信。

不是不相信你要走,而是不相信自己有这么重要。

“御蜂,你帮了我很多忙,谢谢你。”你轻轻拍了拍他的头。

拍的他一愣一愣的。

“好的!我……我会继续加油的!”半晌,少年憋出一句话。

“好,那我等着看。”你微眯着眼笑。

他笑着同你挥手,要走时在原地跳了一跳。

这是担任你三花队一主力的少年。

-------【杨家枪

“哎,无剑,你那里可也是有国的?”他长枪端头捅了捅你的腰。

你有痒痒肉,平时也没怎么锻炼柔韧性,此时腰一弯,硬是忍住没笑出声。

“嗯……有的……”你憋的全身发抖。

“不错,男子汉大丈夫,当以七尺之躯护国为民!”他突然朝空中吼了一嗓子,接着看向你。

那热切的奉献眼神,让你有点坐立不安。只得接话,“一定的一定的。”

这是为你打鸡血的男人。

-------【那迦

“我……”

“那迦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趁他还未开口,先占据了主动权。

“你的笑容我会记一辈子!”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他放下手中的蛇,“你看我的次数最多,所以我想,”

你没料到他会这样。

“我想,你的未来,不会再这么倒霉了吧?”

所有的霉运都给我了,你的未来一切安好。

够了。

这是你曾经最不想见的男人。

-------【洛阳扇

“走啦?”洛阳眯着桃花眼,款款向你走来。

你款款地往后退着。

“怎了还怕我?本公子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得了吧梦寐以求还次次五连都来,你当我后院热成狗缺扇子吗?

大概是看你脸黑着不说话,他在原地绕着你走了一圈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我来想跟你说些话。”

你脸色缓和,“说吧。”

“我确实只有三花符,也没帮上你什么忙。”

“……以后怕是你也没忙让我帮了。”他苦笑了一下,没留给你回话的机会,打着扇子走了。

走也骄傲地像一个贵族公子哥。

这是你的废柴扇子。曾经。

-------【白虹剑

“该走了?”他抬眼,面不改色地练剑。

“嗯。就是来道个别。”你低着头。

“这个别,不道也罢。”他刺向空气的剑干净利落。

“……我,好吧。”你转身准备走。

“等等,”你耳朵一动回了头,他已飘然而来,差点没亲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你,且照顾好自己。”

语毕又是转过身去,剑不停。

你能听见它刺破空气的速度越来越快。

错觉吗?

那是心跳的速度?

他紧抿着唇。

这是你的明教护法。

-------【灵狐

“你不摸我耳朵了?”话语一出,你们两人的脸都红了一片。

沉默。

“灵狐,这几天多谢你照顾了。”你清了清嗓子,开口便是客套话。

“我该早些毒死你。”就不会管不住自己的嘴。

还管不住自己的心。

“哈哈,那我就多谢灵狐的不杀之恩。”

“杀了你,也难解我心头结。”他匆匆回头,留下不明不白的一句。

这是你队里一宠,虽然他不认。

-------【柳叶刀

他从远处看见你时就把目光定在了你的身上。

你走近,他也无话。

只是看着你。

“柳叶,我脸上有东西吗?”你不自然地撩了撩头发。

他眼神太柔,让你根本不舍得说出什么话来。

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水里的浮萍上上下下。

没有定数。

你不知道怎么面对曾经许诺下的安定二字。

不要趁着自己年轻,就把诺言到处乱抛,又不是天女散花。

你不是天女。

诺言更不是花,是肥皂泡。碰的一下就破了。好不禁风吹雨打日晒雨淋。

“你别动。”他开口,他递给你一支柳条,“让我再看看你。”

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这是你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灵蛇

“走了?”他从蛇群里抬起头来,眼里一片清冷。

“嗯走了。”你躲着四处乱窜的蛇,头上出了汗。

“路途远,叫飞燕送送你。”语罢又低头摆弄蛇去了。

-------【飞燕

他在尊上叫时已应声静候在旁,手拉上你几个起落便是百米开外,你差点儿没抱住他。

“好了,就到这儿吧。”他放下你,摘下了平时未曾取下的黑布,眼神璀璨如辰星,“以后就不能教你轻功了,可别偷懒。”他勾起唇角。

“好的好的。”你忍着什么,眼帘一片模糊,匆忙记下眼前男人最风华正茂的模样。

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他们是昆仑山的双簧。

-------【龙骨寒星

“你吃完枣子再走吧。”他半撑起身子,身旁有一些火红色的枣。

“好。”你也没多说,躺在他身旁一起吃起枣子。

良久,你吐出最后一个核。

身旁的少年在夕阳下睡得安稳,轻轻呼着气。

你本想着摇醒他,后来又想睡着也好,免了你花心思去想怎么分别。

为他搭上了你的随身一件外套,你轻手轻脚离去。

半柱香过了,躺着的少年肩膀才开始抽动。

他也是从小明白生离死别的人。

这是你的御用枣子食堂少年。

-------【秋水剑

你从他眼里看到波澜壮阔的大海。

翦水秋瞳可是形容的这双眼?

“秋水,我走了。”听闻,他笑着走上前来。

“稍微等一下,”他从你头上取下一片绿叶,在你眼前挥了挥,邀功似的,你才反应过来,这是刚才躺下吃枣的痕迹,眼神往别处飘,你觉得有点尴尬。

“那这个就留给我吧。”他声音柔和,就像阳光透过层层密密的树叶落到地上。

这是你身边最可靠的男人。

-------【伏魔杖

“大哥!”你抱拳。

“嗯。走了?”他摆了摆手。

“走了。”

“到那边也得行侠仗义维护我辈中人的气节你要记得……”

你左耳进右耳出。

“无剑,你要记得,”他放缓了语气,凝神看着你。

“到哪儿我都是你大哥,到哪儿我都会给你撑腰。”

“不管那里是什么地方,你在,我在。”

“罩你一辈子。”

你低了头,“好。”

“把头抬起来!”他低喝,不容抗拒。

你不语,狠狠地用袖子擦了一把眼睛。

红通通地看着他。

这是你大哥。永远的。

-------【神雕

他在空中绕着你转了三圈。

“想去哪儿?”他声音很低。

“哪儿都可以。”你瓮声瓮气的声音从鼻子里传出,不知道是因为空中风太大还是什么。

这是你的翅膀。

-------【九曲青丝

“要走了吗?”他皱眉。

“嗯的。”你不知不觉往前走了一步。

他退了一步。

“修炼我这武功,不可和红尘挂钩。你知道的。”他絮絮叨叨地说着,不知道说给谁听。

“所以——”

你觉得脸上一片冰凉略过,九曲却早已远去。

“既然你都要走了,就破例一次吧。”

声音飘在空气里,渐渐散作尘埃。

这是你的……你脑子有点不清醒了。

-------【齐眉棍

“齐眉,”你唤他名字。

“施主要远行了?”他手中佛珠不停。

“你在干嘛呢?”你凑上去。

“阿弥陀佛。为施主祈福。”

“愿施主——”

“春风得意,锦绣前程,家里香火不断。”

出家人不打诳语,你的未来本就不会有我参与。

这是你说笑要举案齐眉的男人。

-------【孤剑

“这情花茶,最后一杯,你同我饮了吧。”他指甲漆黑,此刻却显得有些无力。

说着会陪你一起走下去的人,最后莫名其妙地散了。

头也不回。

你头抬得高,硬生生把眼泪眨巴眨巴憋了回去,强颜欢笑问道,“怎么这是最后一杯?”

“因为我把剩余的都砍了。”他语气淡淡地,好像在说今天晚饭没有青菜这种事情一般。

“什么?”你跳起来,桌上的情花茶晃了晃,有些不稳。

“孤剑,你何苦为难自己!那不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吗!我走了又如何!不要为了我改变什么东西!你这是强迫我接受你的愤怒吗!”

“我说过,它是和情谊之人约定誓言才能喝的东西,”他慢慢地品了品茶的浓郁,才又缓缓开口,“你人走了,情花茶喝了没什么意思。”

他根本无视了你的愤怒,平静地看向你,食指放在你的嘴唇上。

很凉。

“别说多余的话了,最后一杯,怎么不好好享受一下?”

你看着手中的茶,有什么在心灵深处翻江倒海。

这杯情花茶。

太苦了。

这是你的知己。

-------【曦月刀

“你才笑了几次,就急着要走?”他隐去了一贯的笑意,有些急切地望着你。

“没笑几次真是对不住了啊。曦月。”你勉强勾了勾嘴角。

“别别别,担当不起,”他来到你的身前,一撸袖子就是在你脸上做了个笑脸。

你刚要拍掉他的手,便见他肃然看着你的笑脸。

一动不动。

“算了,没意思,走了走了。”蓦地,他才反应过来什么,拍拍你的脸,一步跳开。

“曦月……”你想要叫住他。

“笑得太好看,以后少给别人笑啊我给你说!不然到了其他地方我也会找上你的。”

他的笑容有些刺眼。

刺眼的哀伤。

这是你的御用嘴炮。

————————————————————————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

还有谁没出场???

你认真看了吗??

有哪个人没出?

————————————————————————

————————————————————————

————————————————————————

————————————————————————

————————————————————————

————————————————————————

-------【紫薇软剑

他留下了一张字条。

“安好,勿念。”旁边是一柄漂亮异常的弯弧长剑。

“紫薇…”你在哪儿?

你以为他每次都能站在那里等你向前。

你以为他老是寒冷如冰可是冰块也有化掉的时间。

可是时间,是不会等你的。

你跑的够快,跑的再快,也追不上。

你念及他每次阑珊夜里的欣长身影。

从未改变过。

可是如今你要走,他不在你身边。

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你在他的房间里哀嚎。

无人应你。
————————————————————————
————————————————————————
————————————————————————
你回到了现实。

一切只是一场大梦。

成堆的作业,做不完的模拟卷,背不完的文言文。

有越来越重的压力,有越来越多的酒。

你开始忘掉曾经的一切。

不管怎样,我希望你在梦里能和他们仗剑天涯。

但我更希望,他们也更希望你在三次元努力的发光发热。
————————————————————————

————————————————————————

————————————————————————

————————————————————————

————————————————————————

————————————————————————

————————————————————————

————————————————————————

————————————————————————

————————————————————————

————————————————————————

————————————————————————

————————————————————————

后来的某一天,你逛着一个博物馆。

古代兵器。

你指着这个好像屠龙刀。那个有如柳叶刀。

你觉得有人盯着你看。

回头。

那人肤色青白,瞳色灰色带一点微微的紫光。

眸间清冷。

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可以比拟。

他好像是看着你的。嘴角微微上扬。

你听到冰雪融化的声音。

泪如决堤。

END。

我高三的征程已经开始。你呢?

爆肝写了一天。

求用红心和评论砸我!!!!,写到后边手都快把屏幕戳爆了感觉。

爱你啵。晚安。

以前的短文

短文都是甜的,你们可以去奶一口。

评论(119)

热度(771)